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自在星辰 > 新闻

湘西扯蛋:湘西老刁民——黄永玉

长沙都市0|2017-07-28 17:12:43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张建永 | 编辑:李林

  好像是好几年前,懒得去查证准确时间,黄永玉提笔写下“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一幅惊世骇俗条幅。娘的,敢如此“调戏”生命和日子的,恐怕这世界上还真不多见。这个“犟卵”,湘西凤凰人,九十多年生命历程获得荣誉和头衔多如牛毛,在当下,巨多人在名片上唯恐遗漏头衔,把什么主席、博导、博后,什么津贴、待遇,荣誉……全部堆在小小纸片上时,他给自己的“头衔”五粒简单率真到野蛮的汉字“湘西老刁民”。

  刁民黄永玉和他表叔沈从文,分别以火一样的暴烈倔强和水一样的温柔顽强闻名于世。凤凰那条小小沱江孕育了一大批历史人物,这俩叔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黄永玉取名“湘西老刁民”,真他母亲的用词准确。

  “刁”者,在汉语词典里,大概有尖酸刻薄,刁钻狡猾,坑蒙拐骗之意。犟卵黄永玉肯定不会认可自己坑蒙拐骗,而是取“刁”字所蕴藏的那种“狠毒”劲。有一种给那种在名片上拼命给自己贴金的虚伪,扇一记耳光的“阴险”嘲弄和“无耻”涎脸。不过话说回来,其实“刁民”称呼还真准确。

  首先,这犟崇尚“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纵观他一生,基本上遵循的是自己内心的指令。看他和弘一法师为一朵玉兰花的争论,到他口水诗歌和打破色彩学的藩篱,种种行为和思想,无一不是天马行空,独来独往。这就有一种“刁蛮”执拗劲。

  再看他艺术取向,在他看来,天下无一不可以审美。到现在为止,真还没看见谁能把屙屎之事入画,更没读到“狗日的,你还不快跑,他哥哥是个阉猪匠”这种诗句。有谁能像他这样,把高雅高贵同世俗邪痞,庄严肃穆和涎脸荒诞,温婉缠绵与真率炽烈像炖一锅牛杂碎那样,烹饪成浓汤美味!这就是“刁毒”劲。 

  犟卵之“刁”,不是泼皮之“刁”,不是傻“刁”。他的文章嬉笑怒骂,无所不精,绘画笑里藏刀,无所不至。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皮里阳秋等等文章做法,在他手上,那都是小KS,就像武松手中的哨棒、鲁智深的禅杖,耍得眼花缭乱,天衣无缝,被击打者嘲弄者痛不敢言,怒不敢叫,那叫一个“刁滑”无敌啊。

  刁民黄永玉,叼着烟斗,叼着气势,叼着智慧机敏和顽皮幽默,一路行走人间九十多年,那刁钻狠毒的眼神藏着魔幻般的深邃内容,是到了该朝里探望的时刻了。反正闲着无事,既不是什么国家课题,也不是什么宏伟工程,就一闲来无事,在夕阳下,佝偻身躯慵懒坐在院子里一搓脚老头的呓语而已。看官如有兴趣则看,没兴趣那就刷屏!

标签: 
评论(0

张建永


星辰在线专栏作家,吉首大学教授、美学家、文化创意学者。
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