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45期丨周灿英:但寻穿山甲,不问前程

新闻|2018-07-30 14:23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边润鹏 | 编辑:边润鹏

星辰在线7月30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2017年1月,全球8种穿山甲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列入CITES附录I,即全面禁止参与国际贸易!中华穿山甲也成了比大熊猫更加濒危的物种。

在更早的2016年1月,周灿英发起“寻找最后的穿山甲”行动,近三年来,带领伙伴们一路辗转湖南边远地区数十个山村走访调查,投放红外相机,张贴海报宣讲。然而,迄今为止,她与中华穿山甲始终未曾相遇,但从未停下脚步,用她的话说,“只愿保护还来得及”。

(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会长,“寻找最后穿山甲”行动的发起人,周灿英。)

不见穿山甲

2017年2月,微博上“穿山甲公子”事件把离灭绝只有一步之遥的穿山甲拉进了公众的视野。一时间,无论是政府、媒体还是民众,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穿山甲。

这次约见周灿英,她聊到这个事,一阵戚戚然,“最开始大家的关注点并不在穿山甲,而是对吃野生动物的炫耀风气痛心疾首。没想到穿山甲以这种方式‘红’了,红得让人心痛。我们做了两年多时间的野外调查和保护倡导工作,经历了那么多困难和挫折,有多少人会对这个物种心怀怜悯呢?”

(野保志愿者与当地林业部门工作人员在永州大山里调查穿山甲。)

早在2016年1月28日,周灿英带动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成员和志愿者们发起了“寻找最后的穿山甲”行动,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湖南省穿山甲野生资源现状调查保护工作。

“接近三年的调查,我们都没有发现一头穿山甲。”周灿英的陈述让人心惊。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湖南很多山区都可以看到穿山甲,“包括岳麓山上曾经也有穿山甲”。

在周灿英的口中,穿山甲是一种以吃白蚁和蚂蚁为主食的哺乳动物,在250亩的林地当中,只要有一只成年的穿山甲,森林就不会遭到破坏。因此它也被称为“森林卫士”,然而,穿山甲也是被非法买卖最严重的哺乳动物。在全世界共有八个种,而分布在亚洲的有四个:中华穿山甲、马来穿山甲、印度穿山甲、菲律宾穿山甲。周灿英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2017年1月,全球8种穿山甲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全部升级为附录I,中华穿山甲也成了比大熊猫更加濒危的物种。

(2014年,广东珠海边防支队破获一宗走私珍稀野生保护动物案,其中穿山甲走私活体956只。图片来于网络。)

周灿英进行科普,作为一种狭食性动物,穿山甲的主要食物为蚁类,所以对环境变化后的适应能力特别差,很难实现人工养殖。栖息地的破坏对穿山甲来说也是致命的。当然,使穿山甲濒危的主要原因在于它被广泛猎杀以作食物及传统药物使用,尽管《野生动物保护法》中,食用濒危野生动物要承担法律责任,却依然因稀有而成为一些人的“荣誉”。周灿英一度叹息,“过去十年间,全世界大约100万只穿山甲被猎杀。”

对于这几年在野外监测穿山甲数量为零这个事实,周灿英心中却是始料未及,她原以为一年之内至少会发现几只。在岳阳、衡阳、张家界、宁乡、浏阳、郴州、永州等这些过去曾有穿山甲分布的地方做了调查,二十多个山区每去一处,周灿英就科普宣讲一次,一次次踏入大山深处,在希望中寻找,却在寻找中一次次失望,然后又在失望中坚定信念。

(在张家界市桑植县八大公山中寻找穿山甲。)

她是一个行动力非常强的女人,可以十天半个月在野外,也可以不厌其烦去说服一个个人,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给人一种刚强之感。“一定要有人去做这件事情,才有可能会带来一些改变。我觉得我很愿意去做这个事。”

寻找穿山甲

“寻找最后的穿山甲”,事实上,许多人对周灿英的行动不理解:野生动物在深山中好好地,为什么要去寻找?“要知道穿山甲濒危的最直接原因就是过度利用,许多人根本没有保护的意识。”周灿英向星辰全媒体记者解释,顿了顿,继续道,“我认为野外还是有的。如果我们用专业手段监测到了穿山甲,是不是可以建个穿山甲保护区,把这片栖息地保护起来,然后让这个物种在这里休养生息,一头变两头、甚至变更多?这是我们的理想。”

(长沙市野生植物保护协会走进边远山村,了解穿山甲情况。周灿英,左一。)

在调查过程中,周灿英不断地听到各地边远村庄里有买卖穿山甲的消息,耳闻就有三四起。她愈发察觉到对群众的普法宣传,改变意识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找到穿山甲不是目的,让更多人参与保护才是最终的目标。”

周灿英领着伙伴们,带上红外相机和投影仪在偏僻山村一边调查一边科普。她讲穿山甲的现状和珍贵、讲穿山甲保护的法律法规、讲发现穿山甲后如何推动建立保护区,以及如何把良好的生态环境转变成生产力,通过实施生态旅游来振兴乡村等等。

这种只管积极行动,不问结果的方法确实感染着一个又一个村庄和村民。“许多人觉得我讲得有道理,他们也愿意来为保护做一点事情。我们的志愿者当中就有人曾经是穿山甲的盗猎者。”后来有两次发现穿山甲踪迹,也是村民们第一时间告诉了周灿英。一次在永州,一次在衡南,“去的时候都已经放生了,我们看了照片和视频,确定不是本地的中华穿山甲,是从国外走私过来的马来穿山甲,应该是在途中逃逸出来的。很幸运它们逃过了一劫。”周灿英庆幸道。

(周灿英<中>给山村村民们科普穿山甲保护知识。)

“如果我们在湖南调查走访200个村庄,当地老百姓有机会接受我们一次科普宣传。大家都了解了穿山甲,保护穿山甲可能会成为当地人的一种自觉行动,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盗猎穿山甲及其它野生动物。那我觉得我们做这种工作是非常有价值的。”

不只是在乡村,城市亦是如此。周灿英把穿山甲的保护课堂作为一个示范性的课堂,向全市的中小学校和一些社区做科普,得到了广大青少年朋友的热心支持。2017年3月3日,世界野生动植物日,长沙县百熙实验学校1300多名师生自发掀起一场“一起为穿山甲加油”的爱心义卖活动等。

(“世界穿山甲日”,周灿英把穿山甲知识讲座带入各学校。)

在网上,还有33907位网友见证了“寻找最后的穿山甲”的行动并自发捐款。周灿英曾试图用很多方法去申请一些环保基金会的支持,但是都没有成功。“每次我过三关斩六将进到最终角逐时,总会被一个问题击倒,‘你们是否找到了穿山甲’?”她说这个时候自己的内心很痛苦,“基金会认为我们这个项目的成果,首先就应该体现在红外相机在野外有监测到穿山甲。但遗憾的是因为中华穿山甲已极度濒危,在野外要发现它实属不易!但我觉得我们的保护行动是有价值的,应该获得大家的认可!社会上很难做的一些事情,或者说最难出成果的事情,总要有人身先士卒。难道一时看不到成果,就不去行动了吗?”

周灿英只好退而求其次,在网捐平台上寻求帮助,从最初只有协会会员和核心志愿者捐款到三万多网民的认可,她觉得这是一个真正影响了民众的过程,只要踏踏实实去做。“有时候你是意想不到的,如果没有这个行动,自然也不会影响这么多人。我想,这些自发给我们捐款保护穿山甲的人,他一定也不会去伤害这个物种。”说这番话时,周灿英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周灿英在长郡梅溪湖中学给学生们科普穿山甲这个物种。)

“穿山甲公子”事件爆出后,更多人开始关注穿山甲,各地区也在不断加大打击非法走私售卖穿山甲的行为,周灿英觉得这一切在慢慢变好,“我们虽与中华穿山甲始终未曾相遇,但还来得及!”

保护生物多样性

在寻找和保护穿山甲的路上,周灿英有很明确的方向性,“野外调查一直是我们的主线,然后是宣讲科普这一块,还有救助走私穿山甲这一块。”

2017年12月29日,湖南省森林公安在一起走私案中截获了32只活体穿山甲,当天晚上从广州运回长沙。为了帮助这批穿山甲,周灿英和湖南省野生动物救护繁殖中心一道,准备蚂蚁、蜂蛹、面包虫、蛋白粉等食物,并请台湾穿山甲专家孙敬闵来长沙现场指导。

(周灿英协助湖南省森林公安救助被走私的32只穿山甲。)

然而,所有走私的穿山甲体内被灌了填充物,这是一种想象不到的残忍。经过救治,大部分的穿山甲没能救活,但很幸运地是,有两只活体目前在救护中心已经稳定下来了。“穿山甲的保育是一个国际性的难题,过去对这块研究得太少了,目前只能尽全力去探索去尝试。”周灿英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

(为穿山甲奔跑的周灿英。)

“寻找最后的穿山甲”行动快三年了,这一路困难重重,周灿英心中的信念却一直在。只是她对这一行动的后续却缄口不言。“还是不说吧,有的人不理解,你觉得可以做,他觉得不能做。干保护不容易,如果来自外界的干扰和打击太大了,对我的信心有所伤害。每去到一个地方就能影响一个地方,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行动,也就够了,我可以这样一直在路上。”

周灿英心中很清楚,这可能是一个漫漫无期可能无果的未来,“不管有没有找到穿山甲,这是情怀所致,要去做这件事情。我们要做的也不只是保护穿山甲,而是要维持一个地方的生态系统安全,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把这个理念带到每一个乡村角落。”

                                                        

(开展世界穿山甲日公益活动,“为穿山甲奔跑,为爱传递”。)

在很多人看来周灿英的行动太具理想化,但从2012年春,她接手长沙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后,一直承担着长沙市及周边地区野生动物保护、救助以及科普工作,她以最大的热情去影响民众,共同参与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对于发起“寻找最后的穿山甲”这一行动,她始终坚信这件事是正义的,用的方法是非常柔和的,然后拉长时间线,一年又一年去关注去尝试。“可以说我有一点自我,认定的方向就埋头苦干去做,一做就希望把它做好。”

(在湖南省野生动物救护繁殖中心的穿山甲已渐渐有活力。)

周灿英一直觉得和大自然打交道是一种很舒服的状态,她的这种心态影响了很多人,也影响了自己的家庭。丈夫总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她,出钱又出力。女儿也总是可以很骄傲和别人说,“我妈妈是做野生动植物保护的!”

继续寻找穿山甲,继续为保护生物多样性而不问结果,周灿英的道阻且长,却没有停下脚,“我觉得做这件事情没有任何障碍了,至少我心里是坦荡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地球不能只有人类,孤独的人类是可怕的!我们现在保护还来得及,所以我要尽全力去做。或许很多人看不到,但未来是看得到的,哪怕我也看不到,但我不后悔。”

(周灿英与星辰全媒体记者的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四十五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王希文

文/边润鹏 图/受访者供图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