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29期|生命终结处,青春正盛开|于闯

新闻|2018-03-28 11:5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廖斌 | 编辑:边润鹏

(于闯说,送别过众多逝者后,更加体会到,人应该活出自己的姿态。)

星辰在线3月31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 廖斌)20岁的入殓师于闯,有着1.73米的身高,面容姣好,她喜爱入殓工作,想让每位逝者体面地离开人世,让冰冷的殡仪馆存有温度。

清明将至,为逝者祭奠,也走近那些为逝者服务的入殓师,毕竟,永别是每个人的归途。

让逝者看上去安详

在分别的时刻,送别故人,所有的举动都如此美丽。——《入殓师》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苦涩的味道,带着淡淡的烧焦似的气息。

阳光无法抵达的地下室里,冷冷的,只有水泥地板上的回潮,透露着春来的痕迹,白炽灯从早到晚照耀着,给所有场景抹上一层白色的光晕。

这里是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位于雨花区远郊,一个世人不愿提起,却终归要前往的地方。

(为逝者清理、化妆是件慢活,得一步一步来。)

晚上8点,于闯穿上绿色工作服,戴上蓝色帽子、口罩和白色橡胶手套,跟在梁师傅后面。眼前他们要整理的,是一位60余岁因病逝世的娭毑,在来殡仪馆之前,家属已经为其穿好寿衣,她像睡去般,安静地躺在卫生棺里,只是面容苍白,头发略有些散乱。

在梁师傅的指导下,于闯开始为逝者清理,她左手扶着逝者头部,右手拿着蘸有消毒水的纱布,轻轻地擦拭逝者脸部,尔后,再用镊子夹上一小块棉球,为逝者清理眼睛、鼻子、口腔等部位的秽物,过程轻而慢,似乎怕惊扰了逝者的美梦。

接着,便是为逝者化妆。首先得根据每位逝者的皮肤,选择不同的底妆,工具箱里的化妆盘里,有着深浅不一的底妆,于闯用小排刷蘸上其中一种,抹在自己手上,靠近逝者脸部对比,颜色不对,再试另一种,然后将底妆均匀涂抹好,再细细描眉、涂口红、抹腮红,动作轻柔,化完后又仔细端详,做一些小修改,尽量不留瑕疵。

“妆不能太厚重,太浓艳,最重要的是让逝者看上去安详。”于闯说。

化妆完毕后,于闯为逝者整理好头发,戴上与寿衣配套的帽子,将逝者的衣着整理妥当,然后,退后两步,面朝逝者,双手合十,九十度鞠躬……

做好每一个细节

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她以永恒的美丽,这要冷静、准确而且要怀着温柔的情感。——《入殓师》

事实上,这是梁师傅得知星辰全媒体记者要采访,选取的较为安详的遗体,而生命有千万种终结方式,很多时候人们无从选择,入殓师也无可避免地要面对形形色色的遗体。

20岁的于闯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大二的学生,对殡仪馆,她一点也不陌生。2017年暑假,于闯在湖北某殡仪馆实习,刚去没多久,便遇上一位9岁的小男孩,因治疗不当而过早地离开人世,法医需要解剖以确认死亡原因。

现场弥漫着血腥味,于闯配合着实习老师,一针一线地缝合好伤口,然后清理、化妆,直到那个天真可爱的面孔再度出现。

(入殓工作注重仪式感,不是冷冰冰地摆弄,而是以一种虔诚的心态,像对待一位逝去的亲人一般。)

此后,她又遇到过溺亡的、烧焦的、腐烂的、被肢解的、因泡在水中而肿胀的遗体等,这些时候,她面临的清理难度大大增加,也常常需要对遗体进行缝补、塑形等工作。

无疑,入殓师的工作是需要技术含量的,比如化妆时手法要轻柔,缝合时要注意走线,塑形时要根据整体的仪容来做模型等等,于闯也曾犯错,将逝者的底妆抹得太白,或者眉毛画得偏歪,和所有行业的初学者一样,她努力地学习着。

在装殓现场,有时候,家属会哭得歇斯底里,甚至晕倒在地,有时候,家属则默默在站在一旁,强忍悲痛,更多时候,只有入殓师独自安静地整理好遗体,为即将到来的追悼会做好自己的工作。

但人非草木,于闯坦言,工作时的悲伤不可避免,有时看着那些痛哭的家属,她会想递上纸巾或者给予一个拥抱,但她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为逝者整理好最后的仪容,并祝愿其一路走好。

“逝者在我们心中,就像亲人一样,这不是说我要如何悲痛,而是我作为入殓师,应该尽最大的能力,做好每一个细节。”于闯说。

对生命不同层面的关注

“我只想让你做份普通的工作。”

“普通是什么?谁都会死的吧,死本身是件很平常的事。”——《入殓师》

对于于闯来说,“像亲人一样”远不是一句口号,她选择进入殡仪行业,便是因为逝去的亲人。

于闯的老家在吉林松原,位于松花江畔,小时候,由于父母忙于工作,她在姥姥的守护下长大。“姥姥很疼我,有什么好吃的都给我,冬天一大早起床给我做饭,送我上学,放学时也在门口等着我……”曾经的温暖闪现,于闯语气慢了下来,眼眶微红。

高三那年,一向身体硬朗的姥姥,突发急病离开人世。在医院的停尸间,于闯看到了平日里和蔼的姥姥,了无生气地躺在冰冷的棺木里,脸上的老年斑清晰可见。

“没有生前好看,”于闯说,“当时我就想,如果能自己亲手处理,那该多好。”

(装殓完毕后,入殓师九十度鞠躬,送逝者最后一程。)

高考填志愿时,于闯无意中看到殡仪专业,“很着迷,感觉这两个字吸引着我”,于是她又去搜索更多的信息,最后决定前往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学院。事实上,该学院有殡仪服务、殡葬设备、防腐整容、陵园设计与管理四个专业方向,但于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防腐整容专业,她想亲手为逝者装殓。

身边的朋友得知她的想法,都玩笑道:“以后我们的婚礼不会请你哦!”于闯甚至因为专业选择而成为学校轰动一时的“名人”。

同时,家里也极力反对,早在初中时,于闯想去当空姐,就因家里反对而放弃,但这一次,她却异常的坚持,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时至今日,于闯依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尽管她还是得面对外界或多或少的不理解。比如过年回家亲友相聚时,亲戚们问起她的专业,当她告诉对方自己学的是殡仪方面的防腐整容专业时,气氛还是很尴尬,只能转向另一个话题。

而在殡仪馆实习时,行业内默认的“规矩”,便是不主动与逝者亲属握手,因为“大多数人会拒绝握手,认为你碰过不干净的东西”,也不说“再见”,因为没人想再次见到入殓师,哪怕是在日常的生活场合。

好在,于闯对自己的职业有着清晰的认识。事实上,除了为逝者装殓,于闯还会学习给逝者写挽联、学习如何尊重逝者、如何更好地安抚逝者家属等。

“其实我们和医生护士一样,只是对生命不同层面的关注,生与死的事,都需要人来做,对吧。”于闯说。

(当前,中国的殡葬管理已趋于完善,但还有进步的空间,同样于闯也在不断提升自己的业务技能,每年暑假,她都会去全国各地的殡仪馆实习。)

更在乎活着的状态

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入殓师》

不过,生让人喜悦,死往往令人恐惧。每一位入殓工作者,都不得不经受死亡所带来的不适感。

一次,于闯和朋友出去吃饭,看着桌上的红烧猪脚,脑海里却闪现出前些天清理过的腐烂遗体,她感到一阵反胃,三天吃不下东西,但大多数时候,她都会“屏蔽”掉这些负面影响,想着自己爱吃的零食。

此外,用来为遗体防腐的药剂,若处理不当也会对身体产生危害,因此明阳山殡仪馆的工作人员都会在通风口将药剂装入导管,但尽管如此,工作间里还是有着淡淡的药味。

于闯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在湖北实习时,曾有前辈不小心让一小滴尸水溅到脸上,引起皮肤溃烂,所幸治疗及时并无大碍。事实上,在平时工作中,入殓师都会注意保护好自己,有必要时甚至会穿上防护衣,戴上防护面具。

于闯对此做好了准备,她说,亲手装殓过形形色色的逝者,自己更在乎活着的状态,就像在殡仪馆工作间待了太久,会格外享受外部的阳光和空气。

(在外人看来,殡仪学院有点神秘,但事实上,这里的学生同样有着青春的活力。)

卸下了工作服的于闯,一身白色卫衣,黑色束脚裤,白色运动鞋,阳光而随性,她有着1.73米的身高,长发披肩,面容姣好,是不少人眼中的“女神”。平日里,她爱吃学校附近的路边摊,爱和朋友逛周边的商场,她说,没有人知道明天与意外谁先来,要过好当下的生活。

在身边朋友的评价中,她既有着“女汉子”的一面,比如不管是毛毛虫,还是老鼠、蛇等,她从来都不怕,往往还会很好奇地逗弄一番,又和许多女孩子一样,一个人在黑漆漆的地方,心里也会瘆得慌,并且不敢看恐怖片。

未来,于闯坚定要做一位优秀的入殓师,让逝者能体面地离开人世。

采访结束时,星辰全媒体记者想起那个不能握手的规矩,主动与于闯握手告别,她有些讶异,但还是伸出手来——尽管它曾触摸无数逝者,但依然温暖,那些冰冷的殡仪馆,也因这一双双手,有了让人不再恐惧的温度。

(于闯(左)与星辰全媒体记者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二十九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王希文

文/李林 图/廖斌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入殓师 清明节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