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12期丨曾序求,副教授专研康复推拿学

新闻|2018-01-18 9:39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边润鹏 | 编辑:李林

  星辰在线1月24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曾序求不是推拿师,但他的生活、工作和兴趣却与推拿密切相关。提及推拿,大多数人多少带点不正经的语气,而在他眼中,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

  他也有一双令推拿师羡慕的手,粗细均匀且厚实有力。这一双“妙手”,曾序求用了二十多年的功夫。他以研究传统推拿和现代运动康复技术为胸中之快,并在这两门学科交叉融合的领域中追求纯粹、严肃、质朴之心。

(曾序求,“康复推拿学”的践行者。)

  践行者

  见面之时,曾序求本人要比想象中的副教授身份多几分恬淡的味道。若单看外表,平凡而普通,但他有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政界要员、商界精英、同事或学生,不知多少人在他这双手下调理过疼痛,而他的人生也正如诗云:“拨开云雾见天日,守得云开见月明”。

  曾序求四十刚出头,额角每一道细纹里都能讲出故事的年纪,他已在康复推拿的新领域中踽踽独行了二十余年。

  他言中的“康复推拿学”,这是一门由传统推拿和现代运动康复技术学交叉融合后的新学科。

  推拿与康复医疗,两者均是用于弥补和重建人的功能缺失,各有所长,其中的区别:如调理时,推拿运用推、拿、按、摩、揉、捏、点、拍等多样手法,而康复疗法则是常用电疗、光疗、磁疗、热疗、冷疗、水疗等方法。前者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结晶,后者是西方国家的文化产物。

(星辰全媒体记者亲身体验曾序求的康复推拿。)

  年轻时,曾序求就十分在意“妙手回春”、“手到病除”等词,对所隐含的一些“手法”有特别的渴望。1994年在北京中医药大学读中医养生康复专业时,专业之外接触的传统推拿学给他埋下了兴趣的种子。

  那时他常常穿梭在图书馆和专业老师身边,学习和积累推拿学和养生康复知识,这是曾序求生命中一段精神世界特别丰沛满足的日子。

  真正让他有所触动是在2007年,湖南中医药大学康复教研室初创,身为讲师的曾序求一头钻进现代运动康复技术学这门新专业之中,其下的《运动学》、《运动疗法技术学》、《社区康复学》、《运动生物康复力学》四门课他之后一讲讲了八年。而此前的八年,1999年回长沙的他却是主讲《推拿学》、《中医康复学》等课程。

  新专业课一讲,他就寻觅到传统推拿与现代康复的异曲同工之妙,同样是用力,比如“康复医疗”中的“牵伸疗法”可与推拿中的“拔伸法”相对应,这份惊喜,懂得的人会知道它的好。

(2009年,不同省份的医学者共同编写《康复推拿学》教材,曾序求是编委之一。)

  他不是那种只抬头讲课的老师形象,他和医界其他学者探讨两门学科交叉的可行性,即把康复理论所涉及的评估系统融入传统推拿。2009年,创新型教材《康复推拿学》在曾序求和同样有此念头的国内十多位学者手中编写成功。然而,后来践行此道的却只有他。

  2017年8月的“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八次中医推拿学术年会”在湖南开幕,来自全国推拿界的500多名专家学者共同参与了此次盛会,曾序求一如既往地发表“康复推拿学”报告,可之前的应者已不再。

  “他们可能是去做更有意义的事情,我还是沿着这条路继续走。毕竟我们农村孩子少资源,那就专注一点。”星辰全媒体记者从曾序求的所谈中猜测,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是,推拿和康复医学任何一门学科的掌握,都需要“板凳要坐十年冷”。多数人也许有心无力,或是被家庭与工作双重压力所累主动放弃。曾序求当然也苦闷过,但仍是朝着自己追求的方向咬牙坚持。

  纯粹感

  要说推拿,其实是一门施力于人也反作用于己的技法,推拿师的功夫好坏全看一双手。对康复推拿的研究延续到了曾序求的生活之中,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都成了他的临床经验来源。

  他有一双令推拿师羡慕的手,指关节没有因多年挤按而变形,大小粗细均匀,给人一种匀称的美感,但得到也意味着失去。

  自从《康复推拿学》编写而成,曾序求的满门心思全在这,只因当时只能提出初步概念。不过,康复教研室成立后的工作开展使曾序求把兴趣与工作结合成一点。他为了“康复医疗”的备课,有将近三年在凌晨一两点入睡,他觉得哪怕一堂课上了很多年,也要重新下足功夫。

  新专业的开课难度重重,“最初上《运动学》,我是第一个老师,但我有难点却没地方问,一定要去查资料,或者去全国各地问同行”。曾序求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运动学》里面又有七门课,分为《运动生理学》、《运动生物化学》、《运动生物力学》、《运动解剖学》、《正常人体的运动学》、《运动障碍学》、《运动心理学》。

  八年,曾序求以严肃恭谨的态度,以“路漫漫兮其修远兮”的心态匍匐前进,一次次打通学术上的难点,反复咀嚼将之用作“康复推拿学”的理论支撑。

  他上课有一个好习惯,每一堂课都有录音,回去后一边放一边咀嚼。而每一次上课,同一个班不同时间,不同班同一个内容,不时的灵光一闪令他沉浸其中,他也会在课堂上讲出来,虽然学生不一定能听懂。

  他讲道,之所以说“康复推拿”,是因为引用了康复的评估系统包括疼痛、关节活动、肌力、肌张力等评定,根据不同时期的评定结果,再选用推拿手法不同参数进行治疗,其手法可以相同,但参数不同,包括力大小、方向、频率、时间、作用部位、层面、不同部位的搭配、不同时间的分配等。这学问上一重又一重的高山,曾序求只顾低头攀登。

(曾序求向湖南省名中医顾嘉雄教授学习传统推拿康复技术至今。)

  2009年他又拜著名老中医顾嘉雄教授为师,开始系统学习传统推拿康复技术至今。他不是一个急躁的人,八年的默默无闻也恰是他的风骨,额角的细纹虽在不断添加,但医学知识与经验却日渐厚重于心。

  与曾序求共事多年的老师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他能够经受长年累月的困顿,追求学问像是追女生时的那种真爱,最重要的是他心无杂念。

  赤子心

  许多老师调侃曾序求,说他以前逢人就讲“康复推拿”,“挺让人烦的”。不过,旁人眼中,曾序求总是那么平和无求,只有在谈“康复推拿”时,他的眼中会散发一种别样的魅力。

  曾序求也说自己应该算是一个没有味道的人,“我大学学的是这专业,工作是这专业,上课也是讲这专业,业余时间还是做这个专业”。

  现在,曾序求依然逢人就讲,不同的是,他这一颗纯粹的心在许多人眼中是那么的可爱。而拨开过去多年的阴霾,曾序求的心中多了一种豁达,“所有的事情刚做的时候都是不理解的,但只要以平和公正无私的心态去面对,我想会从好的方向发展。”

(曾序求每周会不定时给社会机构讲述“康复推拿学”新知识。)

  他在“康复推拿学”上的践行已然取得一系列的成果。去年院校给他组建了学术团队,配备了两个博士,两个硕士专门整理材料。同时,康复推拿学也已成为院校一个研究生专业课。

  他身后也有一大批追随者,他的学生自发成立“手法医学协会”,而在大学西门对面的小区中,有一个新店面的店主曾在曾序求手中调理过,向他学了手法并专门把店开在这,尊重他。

  但对曾序求而言,他的轨迹还是一样,每天在“康复推拿学”的时间至少是十个小时,过多的专注使他生活平淡无趣。不过,越纯粹,越简单,也越自由。

  曾序求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更广阔的天地在等着他,使他愿意孜孜不倦地研究“康复推拿学”的最主要的动力不是别的,是他享受那种日复一日,能够从现实生活中超越出来,去聆听,和发现新知识的时刻。“二十多年来,我最大的收获是付出了青春,方向没错。”

  他的心一直很静,心静即专注。大学门外的那位店主感慨,他敬佩真正做事的人,因为在社会上打拼多年,现实常常让人无力,但在曾序求身上看到,同样只有现实,才能给出真正的力量。

  曾序求现在最不满的是觉得时间太少了,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到晚上十二点之前不休息还是觉得要学的要做的太多。最近,他想把《康复推拿学》教材编写第二版,“以前我们一起提康复推拿,现在,我得先行 ”。

(星辰全媒体记者与曾序求的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一十二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边润鹏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这两个学科之间,可以实现学科渗透、学科交叉、甚至发展成为新的交叉学科——康复推拿学。


标签:曾序求;康复推拿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