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07期|打磨时光,再现古帆船|王芳德

新闻|2017-12-19 10:34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王芳德制作的船模,可以平稳地航行于江面。)

星辰在线12月19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王芳德生于船,业于船,退休后,继续潜心打磨船模,试图再现记忆里湘江古帆船的峥嵘岁月。

古帆船于他,是剪不断的羁绊,也是负重前行的执念。

精心打磨,一艘船模有100多个部件

(退休后的王芳德,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工作间里,沉浸于船模的制作。)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诗人爱咏古帆船,它既是乡愁,也是远方。

67岁的王芳德,和古帆船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熟悉各式古帆船的模样,“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一样”。

在开福区金霞苑小区,10平米左右的工作间里,头发灰白的王芳德低头打磨着一根梓木,鼻梁上挂着一幅略微发黄的老花镜,梓木在他手中,被打磨得光滑而精致,他说,这是起锚的部件,已经做了两天,差不多完工。

他的身旁,是一艘1.4米长的古帆船模型,船体曲直有度,桅杆高耸,船舵尾行,船身还搭着精编的凉棚。王芳德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这是一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盛行于耒阳的小驳船,70年代后,便很少见着,如今更是绝迹。

“它与其他地区小驳船最大的区别,在于两侧的甲板是活动的,俗称‘烂槽’,可能是因为耒阳盛产煤炭……”王芳德说,这艘古帆船的所有部件都是按实船的构造制作而成,比例约为1:15。

这是王芳德制作的第16艘古帆船模型,事实上,他制作的所有船模都严格依照实船,其选材讲究,比如桅杆得用杉木,因为轻而直,船身得用樟木,因为厚实。

为了便于上漆,船部件大多是灵活可拆卸的,因而一些小部件极其考验制作者的耐心。“可能比做实船还麻烦,船模更为精细。”为此,王芳德甚至买来了几个长短不一的镊子,平常都是小心翼翼地夹动着那些小部件,以摆放得当。

王芳德说,一艘船模的部件有100多个,每一个细细打磨,一艘船模制作下来,往往需要花上4个月左右的时间。

“如果看起来和实船不像,还要返工。”眼前这艘耒阳小驳船模型,已经花去了他3个多月的时间,前几日,由于船头的弧度不行,他又重新替换了木材,再度打磨,直至呈现出他想要的模样。

生于船,驾驶或见识过各色船只

(30岁时,王芳德已经是船长,负责湘江流域和长江流域的货运,见识过各种船只。)

16艘船模,每一艘都是王芳德的匠心之作,已经完工的15艘船模,暂时被安放在某旅游度假区,供游客观览。

在王芳德的工作间里,这些船模的照片被摆放在一旁的书桌上,有浏阳秋船、宁乡乌江子船、衡阳小驳船、益阳七板子船……阳光穿过门窗,投射在照片上,泛着金色的光芒,有种记忆穿梭的幻觉,仿佛照片里的船就呈现在眼前,扬帆于湘江之上。

王芳德生于船,父母以跑船为生。儿时的他,蹦跳于帆船之间,“一艘船就是一个家,跳上一艘船就是去别人家串门”。

所谓“春水碧连天,画船听雨眠”、“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诗词里的美好意境大抵是文人墨客的走马观花,船上日子实在不好过。

“夏天热得要死,也没地方挪,船就那么大,冬天北风呼啸,有时早晨起来被子上都是雪。”王芳德回忆。

12岁时,王芳德开始帮着父母拉纤、撑篙或摇橹,以人力推动帆船在无风时的航行,并跟随父亲学习驾驶与维修自家的小驳船,15岁时,他进入当时的长沙市木帆船合作社学习驾驶机动船,此后,他一步步成长为船长,在湘江流域运送货物,见识并驾驶过各色船只。

“湘江上千条支流,每条支流的船都不一样。”王芳德说,以前的古帆船都是手工打造,每条船都不一样,都承载着当地的风俗文化,上世纪七八十年,长沙港异常繁荣,各地的船只汇聚在这里,桅杆如林,船只将鱼米之乡的粮食、棉花等运送出去,再将盐等物资运回,来往不息。

但很快,古帆船便被机动船所取代,陆运的发展也导致湘江流域的水运呈现衰败之势,王芳德顺水而行,进入更广阔的长江流域谋生。

面对湘江上消失的古帆船,退休后的王芳德常常一阵唏嘘。

对于大半生漂泊于水上的他来说,所谓故乡,大概就是那艘熟悉的船,船消失了,乡愁却萦绕在心头。

从无到有,凭借脑海里的记忆

(王芳德制作的第一艘船模,是以他出生并成长的衡阳小驳船为原型。)

(为了做好这艘毛泽东畅游湘江时乘坐的“航海号”内燃机拖轮模型,王芳德(左)多次拜访当时的护航安保人员程志忠。)

王芳德试图寻回乡愁。

他找到一些原先造帆船的木工,但造实船是一件分工明确的活,造船头的不一定会造船尾,因此一个木工想要制作出一艘完整的帆船模型,几乎不可能。而更多当年的木工,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去,逐渐离开了人间。

停滞了好些年,王芳德有些着急,2009年,他决定自己开工制作。

他选择从自己最熟悉的衡阳小驳船做起,那是他出生并成长的地方,“就像造一座自家的房子”。

尽管儿时的耳濡目染,加上日后的跑船经历,让王芳德熟悉造船的基本技艺,但真正动手制作船模,还是不容易。

王芳德买来工具、材料,凭借脑海里的记忆,和一些仅存的影像资料,独自在租来的工作间里琢磨。有时候船体构造不平衡,有时候某个部件不吻合,初次制作的他不断修改、打磨,前前后后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将1.8米长的船模制作而成。

他未曾停下,紧接着,又制作了第二艘、第三艘……印象最深的,是毛泽东在1957年和1959年畅游湘江时乘坐的“航海号”内燃机拖轮。

为真实还原这艘拖轮,王芳德翻阅了众多史料,多次拜访当年毛泽东畅游湘江时的护航安保人员程志忠,历时近8个月,才将模型做出——王芳德坦言,除了第一艘船模,这是他最艰难的一次创作。

深绿色的船体,流线型的船舷,驾驶舱、客舱、轮胎、救生圈、播音喇叭、红旗……这艘长2.18米、宽0.6米的“航海号”船模,无论是整体还是细节,都极为真实而精美。

再现历史,建一座湖湘船文化博物馆

(船模做好后,王芳德都会将其带到江边试水。)

近些年,王芳德带着他的船模在各地参展时,引起不少人对儿时的回忆,人们啧啧称赞,甚至有人出价20多万元求购,王芳德毅然拒绝。

他有自己的打算:建一座湖湘船文化博物馆,再现湘江古帆船的峥嵘岁月。

为此,他每年都会联系政府、企业等,希望能够合作建立该博物馆,但目前尚无眉目。

“这些古帆船都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财富,不能让它们就这样消失了。”王芳德试图以船模封存关于古帆船的记忆,让历史定格,给后人以回想。

他盘算了一下,记忆里湘江流域的古帆船,大概有30余种,如今几乎全部覆没在时间的洪流里。

“不知道还能不能把余下的古帆船模型做完,毕竟年纪大了,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王芳德感叹。

因此,他马不停蹄,每日“泡”在工作室里,晨昏不觉,有时候甚至工作到凌晨,明明眼睛发酸,脖子、腿部胀痛,脑子里却是古帆船的模样不断回放,失眠自然是常有的事。

“他身体并不好,前几年还做过肿瘤手术,做船模时烟又停不下来,实在让人担心。”女儿王小橦说。

橦,即桅杆,王芳德把对古帆船的乡愁寄托在了女儿身上。

这些年,每做完一艘船模,王芳德都会选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着新船模在附近的捞刀河畔试水,微风鼓起白帆,船儿稳稳地航向前方,王芳德握着与船模连接的丝线,不远不近地跟着。

船儿荡起涟漪,一圈圈晕开来,曾几何时,这涟漪更为浩大,也曾拍打着湘江水域的两岸……

(王芳德(右)向星辰全媒体记者介绍正在制作的船模。)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零七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李林 图/受访者提供 /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帆船 湘江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