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60期|长沙八拳:江湖路险,功夫有正气

新闻|2017-06-15 9:38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星辰在线6月15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千古文人侠客梦。中国的武侠精神,影响了一大批人,几乎每个人年少时,都曾有一个仗剑走天涯的梦。

打抱不平也许不易,浩然正气却不论时代变迁,依然是武术的精神,时代的脊梁。

(羊定国(前排右二)和部分弟子在拳馆内的合影,他们当中,年长者有工人、商贩、学校老师以及公务员,年幼者仅读小学,青少年有学业、工作的压力,能静下心来习武的少。)

隐于市井:虽已年至古稀,未有垂老之态

“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电影《一代宗师》里,叶问说。

我们可以理解为:输的,躺下,是一横;赢的,站着,是一竖。

千拳归一路,大道至简。

长沙的八拳亦是如此。一套八拳不过16手,打完只需40秒,但招招致命。

八拳缘说纷纭,或曰学自白猿,或曰悟于蛇鹤相斗,或曰由“戚家拳”演变而来。旧时八拳功法秘而不宣,即使传承也要拈香盟誓,知之者甚少。

民国时期,长沙八拳集大成者王润生,打败日本柔道家和俄罗斯大力士,被誉为“拳王”,八拳开始被更多人知晓。

羊定国师从王润生的徒弟龚寿泉和龙奉武,练习八拳已有50余载,深得其中精要。

(从拳馆回家的路上有一块篮球场,羊定国偶尔也会在此练习。)

一番寻觅,在赤岗岭的深巷中,星辰全媒体记者见到了70岁的羊定国。他身穿白色旧式衣裳,虽已年至古稀,未有垂老之态,精瘦的脸庞,眼睛炯炯有神,走起路来丝毫不拖沓。

打开铁门,一条狗晃着尾巴跑过来,眼前是几间简单装修的房舍,沿十余米台阶铺开。拾级而上,40余平米的水泥院子里,吊着几个练拳的沙袋,一侧的大树下,摆放着茶桌藤椅。院子旁边,是一方小水池,鸡禽在水池旁“咯咯”作响。

这里说是长沙市八拳基地,其实是朋友租给羊定国及其弟子练拳的场所。

周末的清晨,二十余位八拳弟子聚集于此,年长者已过不惑,年幼者未及束发,有人啜茶讨论拳术,有人彼此指导武艺,羊定国在一旁,偶尔示范一番。

(中国武术讲究传承,武馆墙上陈列着八拳历代拳师的遗像,羊定国每日都会给先贤上香。偶尔有人做客,羊师傅会指着墙上的遗像,向访客娓娓道来那个年代的故事。)

若是雨天,弟子们就在院落旁的武馆里切磋,那里被整理出来,墙上挂着八拳历代拳师的遗像,羊定国每日焚香敬拜。

“多年的习惯了,也不是迷信,算是对师傅的怀念与尊敬吧。”羊定国说。

习于山野:一个动作至少练一百天,练到拳脚生风

羊定国从小有个武侠梦。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长沙,到处有人说书,尤以天心阁、火宫殿一带为盛。父辈们听人说书要交茶水钱,小孩子搬个凳子,就可以坐在一旁听上几个小时。

童年时的羊定国,每日晚饭后,经常出没在天心阁的说书现场。

“岳飞传、杨家将、七侠五义我都听过,对英雄有种天然的崇拜,一心想做打抱不平的英雄。”羊定国回忆。

(虽然武馆的新址还没选好,但丝毫不影响羊师傅打拳的心情。)

要打抱不平,当然得学武艺。

年纪渐长,羊定国依着武侠书籍中的描述揣摩练习,功夫没练成,倒是练出一身力量。

文革“武斗”,羊定国没有兴趣参加,却无意中得知,身边有位拳术高人龙奉武。

他决定拜师学艺。八拳不轻易外传,且只传有德之人,初次拜访,羊定国被拒之门外。羊定国坚定了要跟龙奉武学艺,没事就往他家里跑,大大小小的家务都帮衬着做。坚持多日,龙奉武终于决定收他为徒。

文革期间,传统拳术属“封资修”(即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范畴,每次练拳,羊定国都要把门窗关好,窗帘合上。“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

“每次教一个动作,然后反复练,一个动作至少要练上一百天,练到拳脚生风。”羊定国说着,站起来胳膊往后一甩,带出“嚯嚯”的声响。

八拳16个动作,羊定国每天练一个小时,足足练了4年,才掌握基本的动作。

(羊定国年轻时脚受过工伤,买来的新鞋都要请修鞋匠重新缝制下,“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习武身体比别人好,我想着等大家都离开危险区域了我再走,结果钢板就砸下来了……”)

要融会贯通,还得继续练。

练了8年后,龙奉武告诉羊定国,湖南练八拳大成者,非龚寿泉莫属,只是他隐居山野多年,不轻易授徒传艺。

彼时,龚寿泉住在离长沙市区20多公里的龙华岭,羊定国蹬着单车就去了。这样登门数十次,心诚所致,羊定国成为龚寿泉的入室弟子。

在工厂上班的羊定国,空闲时间,凌晨4点就从家里出发,蹬着单车,经过坑坑洼洼的山路,到达龚寿泉家里时,已是上午七八点。

羊定国说,学无止境,自己一直跟着两位师傅学拳,直到他们老去。纵是如今,他每天也会练上一会,既是强身,也是重新领悟拳术。

悟于笔墨:写字是纸上打拳,打拳是天上写字

拳术的精髓,不在招式,在拳理。

“要读万卷书,将其中领悟,融于拳术,方能成大家。”羊定国说。

《易经》、《黄帝内经》、《道德经》、《孙子兵法》等羊定国都专研过,时至今日,他还能随口背诵一段《易经》的内容。

“坎离移位,才能见乾坤,运用到八拳,就是要把心沉下来,才能体会一招一式的变化。”

《易经》讲虚实,拳术有动静。“动源于静,静极生动,就好像陀螺,飞速旋转时,它看上去是静止的。”

“八拳的一招一式,要稳如泰山,迅如脱兔,绵中有刚曲中直。”羊定国说。

诸如此类拳理,羊定国能说上半天,往往一出口就是某本经典古籍的文字,比如《道德经》的“以无制有,器用者空”,《孙子兵法》的“声东击西”。

羊定国还爱练字,在八拳基地的书房里,除了众多古籍,就是堆积的书法纸稿。

(练字这回事,很需要时间,武术也一样,不能太着急。)

“练拳是托、沉,写字是提、按,道理是一样的,写字是在纸上打拳,打拳是在天上写字。”羊定国说着,将毛笔蘸了点墨水,用隶书写了一个“德”字。

起初是人练拳,后来是拳练人,两者共生互长。

羊定国说,八拳对自己最大的改变,就是“变化气质,陶冶性灵”,以更为智慧的心态,去处理生活中的是非,比如他的谦逊与宽容,处事的不偏不倚。

他的众多徒弟中,有工人、民警,也有企业老总、大学教授,在他看来,都不过是爱好武术者,有心学者,自是倾心相授。

采访中,他也是语气随和,时不时跑去书房,拿出一些资料,凑过来指着给星辰全媒体记者解读。

“荡荡乎如风之行于水上,云之游于太空。”羊定国说,自在是八拳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叹于江湖:打破门户围墙,天下功夫本一家

传统武术能不能打?“肯定是能打的。”羊定国说,“只是传统武术断代了。”

民国时期,传统武术的辉煌载誉史册,但解放后被认为“武以犯禁”,民间传统武术多被禁止,文革时期传统武术更是被列为“封资修”。

武术是讲究师徒传承的,纵使一些武术技法有文字记载,要无师自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羊定国说,近些年传统武术兴起,特别是太极拳,公园里到处有人练习,但已远非传统的太极拳,而是经过改编后的“太极操”。

更重要的是,传统武术讲究文化积淀,读书与练拳,两者往往须同时进行,所谓“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读书也是“见”的一种方式。

“现在的人都很浮躁,根本沉不下心来读书。”羊定国说,人们对传统武术的传承,既功利又缺乏耐心,习得皮毛者多,作假者也多。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羊定国希望尽自己最大的力,把八拳传承下去。)

年轻时,羊定国遇到假大师,定要将其教训一番。一次,有人号称能隔山打牛,羊定国让其隔着墙壁把鸡打死,对方执意不肯出手,还讥讽道,自己若出手,只怕会伤了旁人。羊定国气不过,上前教训,对方落荒而逃。

还有一次,某大师自称湖南省传统武术比赛冠军,一副天下无敌的样子,羊定国当场把他打倒。

“隔山打牛这种事一听就很假,冠军什么的,有没有真本事,同是长沙练武的,大家都知道。”羊定国说,真正的传统武术,是一脉相传的,有着自己的体系。

至于传统武术如何发展,羊定国认为,需挖掘真正的精华,打破门户之间的围墙,多交流,天下功夫本一家。

和平年代,传统武术的意义在哪里?“可强身,可护人,可斗歹徒。”初夏的庭院里,布谷鸟的“咕咕”声响起,羊定国啜了口茶说,“可养吾浩然正气。”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六十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李林 图/廖斌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武术 八拳 羊定国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