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43期|她在沙漠植树万亩延续儿子生命

新闻|2017-04-20 9:10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由于车子无法通行,易解放必须扛着树苗进沙漠。)

星辰在线4月20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她的前半生,在上海和东京的繁华里打拼,过着充实而幸福的日子;如今,她在内蒙古的沙漠里种树,于磕磕绊绊中砥砺前行。

一切源于一位母亲对儿子的挚爱。

当儿子随着一场车祸离开人间,曾不经意间透露的心愿,便成了这位母亲一生的执念。

到访长沙

愚人节的凌晨2点,68岁的易解放下了飞机后,匆忙赶到位于长沙市岳麓区学士街道的某宾馆。9个小时后,她将在学士睿哲小学参加一场植树宣讲活动。尽管已经很疲惫,她还是准备整理下活动资料。凌晨近4点时,她终于躺下来休息,闭上眼,脑海里却浮现出儿子的面孔。

“如果他还在的话,已经39岁了。”想到这,易解放有些难受。一番辗转反侧,她终于迷迷糊糊地睡去。

天亮时,许久未晴的长沙,迎来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

上午11点,易解放踏着春风,准时来到学士睿哲小学。2003年12月1日,在易解放的儿子杨睿哲生日这天,学士睿哲小学在长沙市岳麓区学士街道落成,易解放为此捐出了儿子“生命保险金”中的25万元。

对于易解放来说,学校以及这里的孩子,成了儿子生命延续的一种方式。

“好多年没来了,心里一直想着这里,感觉和孩子们在一起,会有一种无形的安慰。”易解放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母亲般的温柔。

除了看看学生们,此次过来,易解放还要讲讲她在沙漠里种树的故事,“让保护生态的种子在孩子们心中生根发芽”。

(易解放在长沙学士睿哲小学留影,身后的樱花树是她多年前种下的。)

多年的公益宣讲,易解放早已轻车熟路。半个多小时内,她脱稿演讲,从保护生态的必要性到具体的实际操作,她大声道来,仿佛充满能量的斗士。

宣讲很成功,活动结束后,学生们围着易解放,好奇地追问着,还有学生送上自制的小礼品,更多的学生,争着要签名。

易解放俨然成了学生们心目中的明星。

“从小培养学生的英雄模范情节非常必要,比只知道崇拜明星好啊。”易解放说。

在学士睿哲小学的教学楼外墙上,贴着一张杨睿哲的照片。照片里,这位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很帅气,眼里仿佛看着操场上的学生们,嘴角带着微笑。

易解放坐在离这张照片不远处的教室里。她一直笑着和学生们交流,看起来很高兴。当学生们走后,星辰全媒体记者约她到旁边的办公室采访。坐下后,她打开手机,屏幕上是儿子杨睿哲的童年照。

“很帅气吧。”易解放说着,语气里充满自豪,眼神却在不经意间,露出了悲伤。

17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儿子。

沙漠里种树

17年前,一场车祸改变了易解放的生活轨迹。

易解放出生于上海,1987年,38岁的她不甘平凡,辞去上海的教师工作,只身前往日本东京求学。为了在东京生存下来,她住着七八平米的出租房,接下三四份兼职,整日奔波不息。

三年后,留学生活结束,易解放进入东京一家知名旅游公司工作,儿子杨睿哲来到东京上学,丈夫杨安泰也在这里开了一家诊所。几年后,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日本中央大学。

“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候。”易解放说。

不想,命运突然开了个残酷的玩笑。2000年5月22日清早,易解放目送着儿子出门,当时儿子手上还带着22岁生日时易解放送的手表,然而那天,手表的指针却永远停在了9点20分——儿子在上学途中遭遇车祸,不幸离开人世。

易解放的世界瞬间崩塌,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有两年多的时间,她一直活在对儿子的回忆里,“儿子的房间一切照旧,可是,床空了,桌上多了一个骨灰盒。”易解放的眼框溢满了泪水。

2002年,易解放在整理房间时,突然想起在儿子出事前半个月,一家人讨论回国的事,儿子说,电视里经常报道沙尘暴,不如一起去内蒙古的沙漠里种树吧。

沙漠里种树?谈何容易!这需要大笔的资金呢。易解放只当儿子随口一说,没放在心上,彼时想起,却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束光,生活重燃希望。

她决定完成儿子的心愿,去内蒙古的沙漠里种树。

(易解放在沙漠里种树。)

2002年4月,易解放辞职,和丈夫一起离开繁华的东京。2003年,她创建了“NPO绿色生命”环保组织,并买上一张火车票,走进了荒芜的大漠。

第一次见到沙漠,易解放就被吓到了。“茫茫无边,万一迷路了怎么办?”

没有什么能动摇一个母亲的决心。易解放选定了素有“地狱”之称的塔敏查干沙漠,计划用10年时间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20年后将树无偿捐给当地政府和农牧民。

这意味着易解放背上了几百万元的负担,为此她不得不动用儿子的生命保险金,作为第一笔启动资金。

(易解放为沙漠里成活的树木修剪枝丫。)

2003年6月,易解放带领着当地300多名村民,开沟、挖洞、种树、打井……终于在漫无边际的黄沙里,种下一万棵杨树。然而几天后再回来时,易解放就傻眼了,不少树苗竟被风沙卷跑了,她只好把树苗一棵棵找回来,重新种下。

此后,易解放在附近破旧的民宿住下,她总是担心小树苗被风刮走,像儿子那样突然离别,杳无音信,她要守着这些小树健康成长。

尽管如此,沙漠里的骄阳,还是让树苗难以存活。就在易解放绝望之际,春季无雨的库伦旗下了一场透雨,第一批树苗的成活率高达75%。

“我一直觉得是儿子在帮我。”易解放说。

磕碰中前行

随着对沙漠的了解越来越深入,易解放开始有针对性地选取种植区域、植物种类等,树苗成活率越来越高。

每年种完树,易解放就去全国各地及日本募集资金,但收获寥寥。苦撑到第5年时,易解放只种了11万棵树,儿子的生命保险金和自己半生的积蓄却已花光,她只好卖掉自己在上海的房子。

资金还是不够,易解放愁得睡不着觉。

幸运的是,2008年,媒体的介入让易解放的故事被更多人知道,捐款随之而来,各地的志愿者也纷纷加入她的种树队伍。2年后,易解放提前完成了种植110万棵树的承诺。

(在易解放的带领下,众多志愿者来到沙漠里种树。)

易解放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种树,已经不仅仅是对儿子生命的一种延续,还多了一份责任:让更多的荒漠化土地变为绿洲。

2010年,易解放在内蒙古磴口县乌兰布和沙漠签下了第二个一万亩计划,2013年,易解放又在内蒙古多伦县签下第三个一万亩计划,截至2016年底,这两个计划分别完成5000亩和9000亩。为此, 2011年,易解放又卖掉了自己的第二套房子,以获得更多的运转资金。

还会有第四个一万亩计划吗?易解放说:“会做到做不动为止。”

事实上,她的身体状况堪忧。早在2010年,由于长年累月的奔波,生活不规律,易解放罹患肠道肿瘤,切除了10公分肠子。第一次做完手术,出院没几天,她就急着为沙漠植树奔走,结果没恢复好,第二年又做手术。这样反反复复,做了四次腹部大手术,她的身体才勉强恢复健康。

此外,在一次深夜工作中,易解放在椅子上睡去,却不小心摔了个结实,导致右肩部严重骨折,右臂无法用力,每次穿衣服,她都需要丈夫帮忙。更不用说,她在沙漠里磕磕绊绊留下的各种小伤,以及随着年纪愈长,高血压、高血糖等疾病的困扰。

(曾经的沙漠,如今已成树林,易解放散步其中。)

尽管伤痕累累,她却仍像一个勇敢的战士,在沙漠里冲锋陷阵。

只有儿子,是她的软肋。每当夜深人静时,她常常想起儿子生前的种种,白天面对公众时的坚强瞬间被瓦解,无法抑制地悲伤起来……

忙碌,是她忘记悲伤的一种方式。不能植树的季节里,她四处跑动,募捐、宣传、学习生态知识、管理环保组织……她有着做不完的事,“晚上三四点能睡着算好的了,有时候连续一两天不睡觉”。

只有在沙漠的树林里,她才是最轻松的。“抱着那些树,就像抱着儿子一样。”

本期互动:易解放说,捐10元种一棵树,可以解决4平方米的荒漠化问题。愿意加入易解放种树队伍的朋友,可登录“绿色生命”环保组织的官方网站:http://www.npo-greenlife.org/查看详情。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四十三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李林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易解放 植树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