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期|邬恩波:一个好学嗲嗲的悲喜人生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苏秀英 | 编辑:李林

  (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时,夫妻俩摄于长沙。)

  文/苏秀英

  认识邬嗲嗲纯属偶然。

  那是一个春夏之交的五月。我去一位朋友家聚会,见到一个戴着黑色宽边眼镜,默默坐在板凳上,捧着一本书在看的年轻人。那个年头大多数人都不看书,我有点好奇,便问了一句,你看的是什么书啰?

  他抬起头来,让我有点吃惊,长得很端正,一头自来卷黑发,高高的鼻梁居然和当时某电影明星挂相。他回答,是陆游的诗词。我更惊奇了。因为我也非常喜欢陆游的诗词,什么钗头凤、卜算子,我都背得。

  我问他,你是搞什么工作的呢?他回答说在学校工作。话未说完,“当老师的呢,”那位主家朋友就抢着帮他回答了。只见他迟疑了一下,脸上竟有毛毛汗渗出,一看就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他说我不是老师,我在学校食堂煮饭。说完吁了一口气,继续低头看书。

  他留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诚实,诚恳,儒雅,好学。而我在工厂里,虽然做的是技术工作,却心心念念想着文字,想着诗词歌赋,真个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喜欢风花雪月之人。就这样,一点也不浪漫的我们交往了起来。

  我们的交往不被人理解。好在我是个倔犟而有主见的人,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们在一起讨论中国的古典文学,谈《红楼梦》、《三言二拍》、《儒林外史》,也学着写格律诗词。不过对于我们的未来,我还是充满了迷茫的惆怅。但我想,这个满腹诗书,英俊帅气的男人,未必会煮一辈子饭啊?

  他告诉我,他曾下放靖县农村,当了6年农民,吃了不少苦。即使是当农民,他也是个好学的农民。犁田,耙田,扮禾,打米,甚至电工活,他样样认真学,乃至熟悉,精通。他说苍天有眼,只要努力,总会有机会。

  他说他喜欢运动,会踢足球,打篮球,游泳,下围棋,下象棋,冬天还坚持洗冷水澡。只要对身体,对智力有益的事情,他都会去学,去做,而且争取做到最好。他还说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两口子带女儿游公园,摄于长沙。)

  我永远记得他跟我说过的一件事:

  1973年在农村,他曾经参加过一次高考,考试成绩很不错,只因有人“交白卷”搅了局,让他与上大学失之交臂。不过他把这当成一个洗礼,如果再有机会,他一定会再考。

  冥冥中,似乎一切自有安排。1977年终于有喜讯传来:中南海一声号令,恢复高考制度。千万个和他一样的年轻人,热血沸腾,在那个冬天,奔向了改变命运的考场。我给他找来复习资料。仅仅两个月工余时间复习,这个高中的边都没有碰过的高智商男人,居然考出了他所在区总分第一的成绩,数学竟然得了满分。

  就这样,他如愿以偿,于1978年春天,进了有着悠久历史的湖南师范学院(即今湖南师范大学),成了中文系的一名学生。

  4年寒窗苦读,对于我的家庭来说,真的是历尽艰辛。他不带工资,没有了任何收入。一家三口全靠我菲薄的几十元薪水支撑。为了节省开支,他去学校时扛着一床薄被,一条旧毯,买了一支8毛钱的钢笔。所有用来记笔记,写文章的纸,全是我在工厂办公室的朋友提供。读完4年书,我翻着他的几大摞印着工厂抬头标识的笔记本,心里感慨万千:学霸原来是这样炼成的。

  抓住上大学这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好学的他读书几近痴迷。为此,家里没少闹出笑话。夏天,狭窄的住房热不可耐,他要看书,我说灯光会影响女儿睡眠。他只好把灯关了佯装睡觉。当我睡了一觉被热醒来时,发现他不在床上了,赶紧爬起来寻找,我推开关着门却亮着灯的厨房一看,结果让我哭笑不得。他在厨房的水池上放一条板凳,坐在高处就着厨房上方的灯,在读《古文观止》,我苦笑一声说:古有匡衡凿壁偷光,今有邬氏登高借光。

  还有一次他要考试了,嫌家里小孩哭闹,提出要去附近一个公园看书。我就帮他准备了一点干粮,用我打吊瓶的生理盐水瓶灌了一瓶水。他嫌弃说像吃药,然后自作聪明地拿了一个橡胶热水袋,灌了一袋开水。我说那吃不得,他罔自不顾扬长而去。回来后,我问他怎样?他说水喝不得,尽是橡皮味。我得意兼阴险地说:不听老婆言,吃亏在眼前!

  更加狗血的是,这个当了3年厨房大师傅的人,厨房的活计总是做不好。我有时手头有事,要他偶尔做做菜,尽管我事先将烹饪工艺流程全部写好,结果呢,极易操作的一道小炒,也会被他熬成一锅稀巴糊,让我和女儿食欲全无。家里的锅和壶,无一不被他烧得黑糊糊的。我一问责,他立马襟怀坦白:背英文单词去了。

  (大学毕业后,邬恩波(前排坐者左一)与在长同学聚首。后来的他们,有的成为桃李满天下的教授名师,有的成为著名编辑记者,有的是身负重任的领导干部。)

  1982年初,他从大学毕业,端起了新闻的“饭碗”,一介草民终于改变命运,以舞文弄墨为职业了。这以后,他又让我见识了一个职业狂人。写到此处我禁不住有些心酸:我从来没有见过为了工作可以舍弃一切的人,他就是。一到报社,为怕迟到,他就将家里的所有钟表调快一刻钟。有朋友来我家,见钟快了这么多,有些奇怪,我告诉他们,这不是北京时间,也不是格林威治时间,这是邬氏时间。

  (主人公读大学的证件照。上面隐约可见“湖南师范学院”钢印。那个年代的年轻人,都喜欢电影《青春之歌》,喜欢系条围巾的知识分子形象。)

  在他工作的几十年里,我们一家三口没有一起照过一张全家福的照片,这在当今社会有点像天方夜谭。其间我患过胆结石,腰椎病,还有一次差点英勇牺牲的大叶肺炎。所有的这些疾病住院时,他都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开会的途中。我练就了一手打吊瓶,一手开门上厕所的本事,也以自己的亲和善意感动了医护人员,得到他们的帮助。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有一个优秀的女人,于我而言,是一个可以舍弃自己性命的傻女人。

  (晚年在海外生活,邬恩波(左二)很怀念故乡和亲友。每次回长沙,都要到过去生活过的地方看看。这是他与友人在儿时生活过的校园留影。)

  40多年过去,我们都年近古稀。为和女儿团聚,我们退休后来到新西兰。他仍然是那么好学,学英语,学唱歌,学做自媒体。他又写又编又校,把一个叫“西村木屋”的公众号,做得众人喜爱。

  (邬恩波退休后来到新西兰,生活惬意而安然。)

  (老两口带小孙女郊游,摄于新西兰北部奥克兰海滨。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那个当年被人称为老师却十分羞涩地声明自己是厨工的人,终于成了小孙女朵朵的中文辅导老师。听到他不厌其烦地教朵朵中国的古老文明和文化,甚至拿出他年轻时的学习强项,阅读英文数学题,辅导朵朵数学时,我打心里十分欣慰。他最终卸下了时代赋予他的各种身份和光环,回归到一个慈祥的嗲嗲和一个读师范的老师真容。

  我想起了伟人毛泽东的两句诗,权当作为本文结尾吧: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七十八期

     策划:何旭、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邓皓

     执行:邓皓

     监制:何乐、黄超

     文/苏秀英 图/受访者提供 编/李林 校/罗罗君

版权声明   

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版权声明:
1、所有来源标注为“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内容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相关内容用于非盈利、非广告等非商业目的时,应遵守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站权利。引用、转载时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如涉及大面积转载,请来信告知,获取授权;
2、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等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并不意味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五个工作日内改正;
3、若您的网站或机构从本站获取的一切资源进行商业使用,除来源为本站的内容需获本站授权外,其他资源请自行联系版权所有人;
4、本站不保证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请您在阅读、下载及使用过程中自行确认,本站亦不承担上述资源对您或您的网站造成的任何形式的损失或伤害;
5、未经星辰在线允许,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在非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所属的服务器上建立镜像,星辰在线对其自行开发、采编的所有新闻内容、技术手段和服务拥有全部知识产权,任何人不得侵害或破坏,也不得擅自使用;
6、您在使用或传播中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或由此造成任何损失,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利用本网站的内容以及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与本站无关;
7、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8、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本声明的修改及更新权均星辰在线所有;
9、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与分享,我们真诚的希望,每一份有价值的正能量能够在互联网中自由传播,能够为每一个企业提供发展动力。
星辰在线联系电话:0731-82205981;
传真:0731-89800957;
总编室24小时值班热线:189074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