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期丨谢杰丨“蛋哥哥”卖蛋记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 | 编辑:边润鹏

星辰在线11月26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  王重浪 通讯员 蒋耀明 陶玫每)他曾是华为的售前工程师,却放弃高薪工作,跑到山上养鸡卖蛋,成为了80后新型职业农民,也成为了网红“蛋哥哥”。

他常说,“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们看不穿”,他用小鸡蛋在撬动乡村振兴大发展,还常说,“我想干,就没有任何理由要停下来”。他到底是个什么人?请看“蛋哥哥”谢杰卖蛋记。

(蛋哥哥,谢杰。)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们看不穿

下午六点二十,长沙的天空快黑尽了,谢杰稍稍闲暇,打开微信,熟练地在微店中发布一条信息并转发到朋友圈,“60枚土鸡蛋原价xx元,优惠价xx元。免费送货上门”。他的手机里有三个微信号,将近一万人,团队其他成员还有十几个号,一年销量有400多万枚土鸡蛋。

山上养鸡,网上卖蛋,这是一条新颖的林禽生态农业创业之路。擅长想办法的他通过玩微信、做直播、玩抖音、开淘宝来卖鸡蛋,变成了“网红”,也因他身上带有一种朴素真实的气质,许多人亲切地叫他“蛋哥哥”。

缘起于大二那年,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35岁,年收入百万”。2012年,他30岁,年薪达到20万,但仍离目标太远,时间却只有不到五年。个性执拗的他决定辞职去创业,带着梦想前行。

(与鸡为伴。)

谢杰尝试搞特种养殖,考察过鸵鸟、竹鼠、青蛙和蛇等十几个项目,但都行不通,最后只好选择了一个很普通项目——养土鸡,卖土鸡蛋。然而,这个决定令他在同事、朋友、家人心中被斥为“笑话”和“不走正途”。

2012年,他拿出35万元全部积蓄在望城茶亭镇狮子岭村承包了一百多亩林地,至今如同精密齿轮般运转的生活已经持续了2000多个日夜。

他在偏僻的山上自己开垦荒地重新种树,在灌丛中披荆斩棘开路修路,圈地养鸡、种菜喂养、捡鸡蛋,再在泥泞的山路里开车十几公里去送货。小舅子来了一两月后又走,受不了这清苦和枯燥;父亲来了半年后又走,看不到有什么希望;当地村民倒是时不时上来瞧一瞧,想他这位“好事之徒”还能玩多久。

(在山上开垦荒地种树。)

在种种复杂难明的眼光和言语中,谢杰沉默得像一座山,心中只有对梦想的渴望和向往,像山下蜿蜒曲折却欢快前行的河流。“去养鸡卖鸡蛋,很多人嗤之以鼻,但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它做好做成,因为这是我们普通人实现梦想的方式。”他的声音快而高昂。

他的行动力像奔腾的河流,一发不可收拾,没有任何农业相关的经验,就这样向前拼,向前闯。2017年,谢杰35岁,年收入突破110万。“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们看不穿”,这是谢杰常说的一句话。于他而言,哪怕想法朴素简单,也值得用尽全部努力去守护和实现。

这一年的他,还从以往的执念中跳出,他觉得自己的农业创业应该还有更多的意义,“用小小的鸡蛋来为乡村振兴作价值创造,虽然看起来有点荒谬,但我并不觉得可笑,怕的是,我明明有一点点能力却没有去做。”

谢杰老家一位比他年长的村民说:“像我这个年纪的话,什么东西都想过,梦想也都有过,但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待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呢?因为不敢,敢想但是我没敢干,就冲这一点我还是很佩服他。”

想干,就没有理由停下来

站在寒风中,一眼望去是一株株红叶石楠,谢杰养的5000只鸡在树林间穿梭,有的跳到树枝上休憩,再往外是不知名的树木和灌木丛,视线忽然被绿涛淹没,看不到什么人烟,只有鸡鸣声。

谢杰回忆,辞职去山上养鸡卖鸡蛋,他应该是村子第一人,只不过这个“第一”是贬义词。1982年谢杰出生在娄底龙潭村,父亲是个挖煤工,母亲在家里干农活。本是农村孩子,好不容易读书上大学进城市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却又回到农村,他母亲特别想不通,气得饭也吃不下。

(谢杰养的珍珠鸡。)

“可是,我倒觉得农村也很适合我,而且找到一件可以真正实现自己想法的事也不那么容易。他们从不说梦想,我说了,又觉得我有点狂,狂就狂吧。”谢杰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

从一开始选创业方向再到选地养鸡,谢杰就困难重重。他当时在长沙市区周边县区转了很大一圈,花了七八月时间,找了二十几个地方,还是没租到地。“他们(村民)说我干的事太普通,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也没什么钱,听了觉得我在忽悠。” 只有望城狮子岭村的大学生村官与他投缘,为他租地忙前忙后,两人都想试一试。

谢杰最初的想法,是想圈一片地种果树,利用果树中的昆虫、树叶、青草等资源让鸡啄食,节省部分饲料,鸡粪又为林地增加肥料,最后果树熟了、鸡长大了、鸡蛋有了,这是很好的想法。哪成想,买了几千株各种果树树苗,几乎没有种植成功的,很快,他的“果园养鸡”计划近乎泡汤,只好先种上便宜的红叶石楠。

(挖笋,山中的趣味生活。)

有了林地,接下来就是进鸡苗,养鸡,等下蛋,卖蛋再进鸡苗,谢杰像个“愣头青”似的又想好了所有,却没有想到有意外。在2013年4月,谢杰养的第一批鸡已开始下蛋准备上市,但一场席卷各地的禽流感来临,整个家禽市场关闭,鸡没人要,蛋也卖不上价钱。

与此同时,5000只鸡一天至少要吃掉1500元,他那35万积蓄早已在租地、买鸡、养鸡中已见底。“我只好让鸡每天少吃点儿。有次我妻子一起过来,穿着运动鞋,鸡都会去啄鞋带子,啄着吃,很饿,看着鸡太可怜了。”

(不止种树,还要种菜。)

身边的人不敢借钱,家人更不可能借钱,谢杰就靠着借用信用卡的长还款期买玉米,自己在山上割草种菜、找虫子让鸡不至于饿着,而这也让鸡下的蛋更加“绿色”。幸运的是,禽流感很快得到了控制,谢杰又以卖鸡蛋为主,压力相对而言在一天天减少。

“每个人都会在生活里、在工作里会碰到让各自有压力的事。但如果我决定了,那我就一定会有办法完成我想要做的事情。”

他想了很多办法来卖鸡蛋,像引进过野鸡、山鸡、孔雀等具有观赏性的禽类品种,还在果林搞各种活动,周末或者小长假,尤其是暑假,吸引了很多城里幼儿园的孩子来现场看鸡、抓鸡、摘果子、捡鸡蛋,现抓现吃现买,就这样和家长们成了朋友。

(搞活动吸引城区孩子来体验养鸡。)

2016年,谢杰又率先开始玩直播,这其实也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你说我不会唱歌、不会跳舞,又没有啥才艺,怎么玩?养鸡,算嘛?还别说,其实很多人对养鸡并不熟悉的。”谢杰笑道。

这种种新方式也确实是许多同行根本没想过的,反而比过去在农贸市场或在超市卖要显得更加亲切。谢杰每天在下午三四点后直播一小时左右,他会设计一些有趣的话题和网友互动。

像有一次直播时谢杰问:(母)鸡下蛋需不需要公鸡,有一半人说需要,还有一半说不需要,两者都有。那到底需不需要呢?5、4、3、2、1后,谢杰就公布答案:母鸡产蛋不需要公鸡,如果说有公鸡的话,会促进母鸡产蛋,因为会促进母鸡雌性激素的发育,第二个的话,受精以后的鸡蛋就能孵小鸡。

(鸡在山中跑,蛋也在草丛中,过去,谢杰每天要捡1000个鸡蛋。)

星辰全媒体记者看了他的直播记录,70多分钟,大概有一千多人围观,有三四千个赞,还有数百个订单。“农业创业确实比想象中要难,而且我几年前的同事已经年薪百万了,我错了吗?我觉得很多事情不能这样算,你以为不放弃是好的,但说不定当时背后也有一大堆挑战。”谢杰顿了顿,继续说道,“没有人和事是简简单单就成功地,我比较幸运的地方,就是我很早就知道、而且认定我想要的是什么。过程或许是有困难,可是这些都是一个过程,困难就是要让你来克服的。我想干,就没有任何理由要停下来。”

想搞个生态农业示范园

今年是谢杰第四次在农博会上卖鸡蛋,8万个鸡蛋在5天时间销售一空,很多人是看了他的朋友圈或直播跑来,“听说是蛋哥哥的鸡蛋,一大早就赶来了”。

(在农博会上卖鸡蛋。)

“我现在已经不再说卖多少枚鸡蛋,这次主要是来学其他商家在产品设计包装、展会布展和推介方面的经验,努力形成一个自己的品牌。”谢杰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

于他而言,“我所要做的是把卖鸡蛋当作一个真实创业,做好并继续做下去。”很多人觉得可能很简单,但谢杰却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影响因素非常多:食物成本、产蛋率、保鲜期、运输渠道、销售地等等,固定只有百分之几的利润。

他在和同行交流中、走访中不知看到过多少失败案例,“养鸡这行业可以说90%是被‘撑死’的,养得多,成本大,亏得也越惨。”一旦遇上价格波动大的年份,谢杰说像今年年初的鸡蛋在超市的价格是1.99元一斤,而饲料都不止这个价。“几年的努力就可能在这一年消失,所以大家都不敢说明年怎样,只能足够敏锐地应对挑战。这事没法简单,不是真的只是养个鸡等下蛋,反正我的心态一直是战战兢兢的。”

(喜欢运动健身,参加马拉松比赛。)

他的规模不算大,坚持5000只鸡的低密度散养,还另外分散给当地的农户在养。他说,“当时只有那位大学生村官愿意让我试一试,未来说不定可以让这个乡村富裕起来。这也是我们投缘的原因,都在给机会试一试,所以我联合了周边的农户一起进行养殖,互惠互利,同时,我也在想能否把这个养殖基地建设成循环无公害的生态农业示范园,不知道这梦想说出来算不算狂呢。”

他喜欢分享,也愿意把卖鸡蛋的经验和农业创业经验告诉别人,并对农民进行互联网知识普及,有的人回去养牛,有的人回去搞特种养殖,“什么是乡村振兴,我觉得那就是要有人回去做,只要做,总是会带来一些经验和成功案例。”

他的人生下半场正在开始,心态还是继续闯。对他来说,能做这个事已经是最好的一个奖励了,想干,就要一直做下去。

(合影。从左至右,蒋耀明、谢杰、两位星辰全媒体记者。)

【编后记】

2018年7月,长沙正式组建了一支由101人组成的新的社会阶层代表人士工作队伍(俗称“百人会”),长沙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掀开了崭新一页,开始了新的征程。

《自在星辰》追随“百人会"成员的身影,记录他们的言行,近距离感受他们的品位、格调,体会他们肩上的责任,见证他们的奋斗故事、传播他们的中国声音,展示他们真实、立体、全面、自在的新形象……

谢杰,系长沙市新的社会阶层 “百人会”成员。本文为系列稿件⑧。

(长沙市新的社会阶层代表人士合影,谢杰,四排左一。)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七十三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邓皓

监制:何乐、黄超

文/边润鹏 王重浪 图/采访对象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版权声明   

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版权声明:
1、所有来源标注为“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内容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相关内容用于非盈利、非广告等非商业目的时,应遵守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站权利。引用、转载时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如涉及大面积转载,请来信告知,获取授权;
2、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等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并不意味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五个工作日内改正;
3、若您的网站或机构从本站获取的一切资源进行商业使用,除来源为本站的内容需获本站授权外,其他资源请自行联系版权所有人;
4、本站不保证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请您在阅读、下载及使用过程中自行确认,本站亦不承担上述资源对您或您的网站造成的任何形式的损失或伤害;
5、未经星辰在线允许,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在非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所属的服务器上建立镜像,星辰在线对其自行开发、采编的所有新闻内容、技术手段和服务拥有全部知识产权,任何人不得侵害或破坏,也不得擅自使用;
6、您在使用或传播中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或由此造成任何损失,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利用本网站的内容以及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与本站无关;
7、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8、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本声明的修改及更新权均星辰在线所有;
9、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与分享,我们真诚的希望,每一份有价值的正能量能够在互联网中自由传播,能够为每一个企业提供发展动力。
星辰在线联系电话:0731-82205981;
传真:0731-89800957;
总编室24小时值班热线:189074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