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期|盛柯:我想让勤劳有回报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行走在乡村的泥土里,盛柯说:“我想让勤劳有回报。”)

星辰在线3月9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他原名叫杨荣周,既是音乐人“老杨”,也是与泥巴共舞的“盛柯”。他曾以摇滚表达,现以商业顾问为业,想让勤劳有回报。

他以不同身份适应着时代的变迁,不管时代泥沙俱下,依然相信美好,哪怕这个世界因为自己而美好0.00001点。

摇滚音乐人老杨

若不是办公桌上发旧的照片,很难相信眼前这位留着短发、穿着运动休闲服的中年男人,曾是一名摇滚音乐人。照片里,少年长发翩翩,身体往后仰着,用力拨拉着吉他弦,似乎仍能听到张开的喉咙里发出的嘶吼……

多年以前,盛柯还叫老杨。

老杨是朋友们对他的称呼,很多人至今不知道他的全名。上世纪90年代初,老杨从湘西侗寨去往南京学习音乐并成长为一名独立音乐人。他和好友组建乐队,任吉他手兼主唱,后来又担任音乐制作人。那时,他们整天待在出租屋里,听各种风格的音乐,有时会连续听上十几个小时,然后创作,累了就看他最喜欢的哲学书。老杨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充实、自由的岁月。

老杨玩blues、英式摇滚,对港台流行音乐不屑一顾,就算到酒吧驻唱时他也坚持演唱原创音乐。混迹酒吧四五年后,他发誓“这辈子捡垃圾都不去酒吧卖唱”,因为“你在上面唱得给劲,下面的人却忙着搂搂抱抱,没人关心你表达过什么,简直是对音乐的一种亵渎”。

老杨对音乐有自己的理解,认为音乐不是为了歌而歌,而是一种表达自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那时的老杨,张狂不羁,用音乐传递对世界的态度。)

1996年底,老杨只身北漂,想实现自己的音乐理想,开始在北京某音乐公司做音乐制作人,更多时候不得不写流行歌糊口。

几年后,老杨回到南京,租住在南京师范大学附近的上海路。为了推广原创音乐,他创办了“全景音乐工作室”,组织南京的“七八点”“孩子”“PK14”“散雄”“续弦”等十几支乐队进行高校巡回演出,不买卖门票,场场千人以上,音响灌满校园,气氛嗨爆。

“特爽,(吉他弦)一拨下去,感觉全世界都在听自己表达,同时也让那些从未有公演的乐队获得与大众互动的机会……”坐在办公桌前,老杨有点兴奋,似乎又回到了当年。

2003年,随着原创音乐的价值一直得不到认可,其更多时候只是一种谈资或是标榜自我的工具,加上身边的人都开始谈这首歌值多少钱,而不是什么样的音乐才能动人心魂。老杨感到厌倦,他经常一个人呆坐在几十层楼的窗口,思索自己的未来:继续还是放弃?

半年后,老杨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吉他送了朋友,没有告别,安静地离开了南京。

他将两大卡车的各类乐器、CD、书籍等运回老家湘西会同,用设备入股与朋友合伙开起了音乐酒吧,毫无商业经验的他很快亏得精光,不到半年酒吧便关门大吉。而当年创作的几百首音乐小样,也由于运输时电脑在颠簸中损坏,无法修复,“就当再无回头路”。

蜕变

离开了音乐圈的老杨仍留着长发,穿着“奇装异服”,走在怀化的大街上也能成为别人眼中的一道风景。

2004年,老杨哥哥在广州开了一家IT销售公司,邀请他去打理公司。老杨剪短了头发,穿上哥哥给他买的得体西装和皮鞋,干起了销售。

他开始看各类商业书籍,每逢周末,哥哥也会赶回广州,给他恶补商业知识。生意做得还不错,然而不到半年,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将公司卖了!

“太没劲了,天天跟客户打交道,讨价还价,我觉得low爆了。”无业的老杨四处游荡,但他也知道,这不是办法,再任性也得生存。

由于前一份工作不错的销售业绩,老杨顺利进入一家外企,成为计算机软硬件的渠道销售主管。

他给自己取了一个英文名叫thinker,中文直译为盛柯。

(蜕变后的盛柯,于商海浮沉,找寻自己的路。)

入职那天,公司给他发了一台电脑,盛柯找了半天,没看到power键,又不好意思显得太外行,便叫来助理,让其用这台电脑将当日的会议内容整理出来,自己则在一旁看着。原来,这种电脑的一侧有个扣子,拨拉一下就开机了,盛柯学会后,告诉助理不用整理了,拿回电脑开始工作。

如今的盛柯,把这当做趣事,笑嘻嘻讲述着,当年的窘境一扫而过。

音乐创造培养了盛柯深度思考的习惯,爱阅读则让他具备良好的学习能力,这让他在新的领域不至于障碍重重。他会分析客户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买产品,然后根据客户的需求来做销售,业务做得风生水起,仅仅用了3个月就把部门的业绩翻了几番,并被调到深圳总部。

盛柯开始使用上自己创造性的能力,过去公司只有一线做销售的员工能拿到奖金,库房、运输等环节的工作人员没有奖励机制,有时候跟不上销售人员的出货速度,影响客户满意度,盛柯创立新的激励制度,将销售、库房和运输等各个环节的人员联动起来,奖金按照团队成员讨论得出的比例分成。

在内部驱动力与外界满意度的良性循环下,盛柯做出了优秀的业绩。一年后,不安分的盛柯却准备辞职,在答谢公司高管的聚餐中,从不出席员工聚餐活动的公司董事长意外出现,以更好的成长机会相挽留。

盛柯留了下来,一干就是4年。至今,他仍感激那段工作经历,给他培养了良好的商业意识,实现了从音乐人到商人的蜕变。

乡村创业导师盛柯

从事渠道销售的那些年,盛柯因为之前做音乐写歌词的灵动,偶尔也会写一些方案,客户对方案比较满意,他自己也认为做方案更具创造性,于是又转型做商业咨询。

2011年,40岁的盛柯面临父母逐渐老去的境况,选择回到老家怀化会同县。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受朋友邀请去给30多名创业者上一堂创业分享课,结合自己开音乐公司、酒吧、IT销售、咨询顾问、创办居家用品店等创业经历,学员反馈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为此,盛柯获得主管当地创业服务相关领导的认可与培养,他决定用自己在外工作的经验和视野,帮助家乡的创业者,并考取了人社部SIYB师资资格证,开始不停地奔波于怀化13个区县,为乡村创业者做创业培训与指导。

(盛柯认为乡村振兴的关键在于人,这些年他一直奔波于全国各地,为乡村创业培训事业服务。)

每次培训结束后,盛柯都会利用休息时间到创业者家里深度了解项目,为乡村创业项目提供一对一指导,但农产品销售依然是他需要面对的巨大的难题。

“干脆我撸起袖子搞一搞!”这样想着,盛柯开始在学员中寻找合适的项目,助其孵化。2013年,盛柯在靖州举办的“创业资源对接会”,遇见了怀化通道的80后返乡创业者杨昌宏,后者售卖的黑老虎(一种较为少见的水果)让盛柯颇为好奇,在了解了该水果的种植、产量、营养成分等之后,他决定深度指导该创业项目的具体操作。

那段时间,盛柯经常到杨昌宏家里,长则一星期,短则两三天,从产品定位、员工训练、成本核算到渠道开发、售后服务等,进行系统的辅导,帮助杨昌宏拍摄了“黑老虎”的宣传推广片,并连接了很多外地渠道。

为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难题,盛柯2015年发起了助农天使团,利用自己创业导师的身份邀请政府公务员、企业家、大学教授等成为“助农天使”,“天使”们通过产地考察或产品品尝后,成为产品公益性质的代言人,利用互联网将农产品推广到城市,并将利润全部归还农产品的创业者。

山区的黑老虎很快吸引住城市消费者的眼光,原本便产量不大的黑老虎很快售罄。事实上,黑老虎有着较长的生长周期,种子下地后,前两年只挂藤,到第五年才有成熟的果子,为了满足庞大的市场需求,杨昌宏成立了合作社,召集村里的人一起种植。

经过4年深度孵化,目前黑老虎已成为当地的特色产业,现在通道黑老虎种植面积上千亩,上百户农民因此而受益。盛柯则慢慢退出具体的操作,将原先的销售渠道留给农民,自己对项目保持持续关注,对新的问题和机遇也会给出相应的指导。

(盛柯助力靖州杨梅项目时,从杨梅青涩至成熟的几个月间,不停奔走于山头梅园。)

如果说通道黑老虎项目是盛柯对农产品的销售定位与推广进行系统优化,那么靖州杨梅项目便是他对农产品的纯电商化运营的开始。

靖州杨梅有着上千年的栽培史,但保鲜难、供应链不完善、营销不足等因素制约着其发展。

盛柯通过靖州县就业服务局组织的创业培训项目开设了多场杨梅营销专题培训,辅导梅农如何品控、如何建设供应链、如何在线推广等系统的商业知识,同时联合经销商、供应链公司、品控公司、媒体等上百家企业和单位,集成作战,所有合作机构与梅农、创业学员则通过项目的统一的链接,以预售的方式获取全国订单。

4月,杨梅尚未成熟,服务团队已经进驻产地,每日清早将枝头嫩果拍照上传至各类平台,同时杨梅也在电商平台开启预售。6月,杨梅熟透,清早4点,露水刚下,采摘团队戴上探灯,将凉凉的杨梅摘下,分拣,然后一颗颗装入特制的蛋托里,盖上托盖固定好,加冰袋、入冷库,运往深圳、上海等地,杨梅从树上摘下至抵达客户手中,不超过36个小时。此次,盛柯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设计与社群共享的盈利模式,帮助靖州梅农销售超千万元。

编者杨荣周

事实上,盛柯既不是中间商,也不是销售商,他要做的,是通过知识赋能的方式提升百姓的商业意识与能力,“让农民真正具备卖货、销货、管理客户和对接市场的能力”。

“农产品之所以卖不掉,主要是因为产品与市场需求没有真正匹配,消费升级的时代,市场需要有差异化的产品来满足。”盛柯说,所有的知识赋能或孵化指导都是为了改变农民的思维,“老百姓理应与时代一起升级,成为有农业技术、商业思维、商业技能的新农人”。

几年手把手的指导,盛柯深知升级农民思维不易,一个项目第一年需要他倾注全力跟进,往后还要持续指导。因自己的时间精力有限,不可能为大部分创业者提供深度指导,这让他很困扰。

2014年,由于丰富的创业培训实操经验和丰富的商业知识,盛柯参与了人社部《创业指导》《创业实训》等系列教材编写,2016年7月,盛柯被湖南省人社厅聘为创业指导专家,并开始将部分精力转向编写乡村创业书籍,还时常通过自媒体分享创业文章,想让更多创业者学习到创业技能。今年,盛柯修修改改长达三年的《乡村创业方法论》也即将交付给出版社。
这一次,在编者的那一栏,他归回到了自己的本名:杨荣周。

(为了让更多创业者受益,杨荣周开始编写创业书籍,想影响更多人成为的创业导师。)

与此同时,杨荣周想“把自己复制出去”,通过创业导师培训让更多人成为乡村创业导师,一起去帮助更多的农民。他不觉得这是培养了竞争对手,而是认为乡村发展需要更多专业人才参与,才可能实现乡村真正振兴,真正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国家再强大,也要落实到个体嘛,农民吃的苦不少,干的都是体力活,为什么回报少?我做乡村创业服务的初衷,就是想让勤劳有回报。”杨荣周说。

早已走出湘西农村的杨荣周,从来不喜以成功人士自居,他说自己始终是农民的孩子,不管是奔走在全国各地的乡村泥土里,还是穿行于北上广的繁华之中,他对别人的介绍始终是:来自湖南湘西的侗寨。

从老杨、盛柯到杨荣周,他变换着身份来迎接时代的变迁。老杨变了吗?2014年,老杨在北京参加人社部的会议时,意外遇见了当年还是南师大学生的独立音乐人“鱼果”,对方后来写了一首歌叫《老杨》:“十年的光阴只是匆匆一晃,再见面已都是大叔模样,我们聊了很多却不提理想……”

不提理想的老杨,这些年的办公室里却一直摆着把吉他,或弹或不弹,内心的美好旋律都在。

春节期间,湖南卫视《歌手》开播,汪峰唱了一首时剑波的《下坠》,隔着电视机,老杨有点发愣:“时剑波这哥们是南京理工大学的,还在做音乐,真好!”尽管老杨说对自己做的决定从不后悔,但他也坦言,怀念那些与灵魂起舞的日子。

不久前,解散十几年的独立乐队“七八点”重组,“失踪”十几年的老杨也被当年的队员们联系上,大伙组了一个微信群叫“满血复活群”,尽管群里的人天南地北,有人当了公务员,有人在做外企高管,但聊起音乐,还是兴致冲冲,并计划着接下来的排练和演出。

真的会满血复活吗?老杨说,再忙也可以抽时间嘛,毕竟内心热爱。

或许我们会疑惑,他到底是老杨、盛柯还是杨荣周?但这些似乎已经不重要,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浮沉中,他一直是他自己。

就像他说:“我相信美好,哪怕世界因为我而美好0.00001点,我也因此而存在。”

(盛柯(右)与星辰全媒体记者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二十三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

监制:何乐 王希文

文/李林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版权声明   

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版权声明:
1、所有来源标注为“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内容版权均为本站所有,若您需要引用、转载相关内容用于非盈利、非广告等非商业目的时,应遵守相关法律的规定,不得侵犯本站权利。引用、转载时需要注明来源及原文链接,如涉及大面积转载,请来信告知,获取授权;
2、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星辰在线”的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等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并不意味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五个工作日内改正;
3、若您的网站或机构从本站获取的一切资源进行商业使用,除来源为本站的内容需获本站授权外,其他资源请自行联系版权所有人;
4、本站不保证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请您在阅读、下载及使用过程中自行确认,本站亦不承担上述资源对您或您的网站造成的任何形式的损失或伤害;
5、未经星辰在线允许,不得盗链、盗用本站资源;不得复制或仿造本网站,不得在非星辰在线(https://www.changsha.cn /)所属的服务器上建立镜像,星辰在线对其自行开发、采编的所有新闻内容、技术手段和服务拥有全部知识产权,任何人不得侵害或破坏,也不得擅自使用;
6、您在使用或传播中如果出现任何问题或由此造成任何损失,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利用本网站的内容以及导致的任何法律争议和后果与本站无关;
7、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
8、本声明未涉及的问题参见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当本声明与国家法律法规冲突时,以国家法律法规为准;本声明的修改及更新权均星辰在线所有;
9、互联网的本质是自由与分享,我们真诚的希望,每一份有价值的正能量能够在互联网中自由传播,能够为每一个企业提供发展动力。
星辰在线联系电话:0731-82205981;
传真:0731-89800957;
总编室24小时值班热线:18907496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