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19期丨杨慧君丨逆时间保护方言文化

新闻|2018-02-23 9:30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边润鹏 | 编辑:李林

  星辰在线2月23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方言和地域文化正快速消逝。

  和时间赛跑,记录和保护方言文化,结果上看必然是时间获胜。但这不是杨慧君放弃的理由,趋势没法逆转,但她愿意逆流而上。

(2017年12月,《中国语言文化典藏》出版发布会上,杨慧君发言并手拿衡山典藏一书留影。)

  保护方言文化

  见面之时是在年末前夕,杨慧君从湖南江永转道而来。江永县是她新承担的一个方言文化典藏项目范畴,也是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组织(简称“语保中心”)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方力量联合语保的试点地区。与五年前承担的衡山方言文化典藏相比,江永县这里一切从零开始,但她愿意。

  越来越多的语言从世界消失,随之逝去的是人类历史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如今,语言文化保护已受到国际关注。研究方言文化始于她的大四毕业论文,没想到后来成为她在北京语言大学硕士、博士时的研究方向。

(杨慧君参与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组织的联合调研。)

  2010年,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中国语言文化典藏”项目启动,杨慧君开始随同课题组在澳门试点。参与项目的过程中,她看到了方言文化发生的剧烈变化:那些错落有致的自然村落、典雅古朴的传统建筑、代代传承的民间手艺、引人入胜的民间故事正在消失。

(杨慧君(左)在湖南省江永县做方言调查。)

  这种冲击唤醒了杨慧君守护的念头,衡山是她的家乡,衡山话于她而言是母语。2012年1月接到承担“中国语言文化典藏”衡山点的工作任务时,她已外出求学十年,刚好是在开始懂得乡愁的时候。

  少年爱踩自行车追逐远方,但等到年岁增长,真正到达远方,故乡的影像、童年的记忆却只能藏在心中。时代在日新月异,她眼见泥砖屋被推倒,眼见幼时最爱的玩具、零食慢慢不见,眼见那些手工制作的桌椅板凳被归到“落伍的行列”。消失的不仅是房屋、物件、手艺,还有以此为载体的方言文化,这种无言的时代悲壮让她心中的使命感不言而喻。

  “我是衡山人,为什么不把自己家乡的东西保留下来?”杨慧君申请并作为负责人独自承担湖南衡山方言文化典藏任务。所谓“典藏”是指在实地调查的基础上,利用多媒体、数据库和网络技术进行保存和展示,以作史料。

(调查结束后,杨慧君在整理、核对录音资料。)

  为了调查,她和舅妈肩负各种器材,频繁奔走于城乡郊野、大街小巷,跑遍了衡山县、衡东县、南岳区的犄角旮旯,搜寻各种老建筑、旧物件、民俗活动,记录即将消逝的乡音,捡拾散落的文化碎片。

  有时为了寻找一个旧凉亭,翻山越岭几十里路;有时为了拍摄丧葬场面,与送葬亲友同跪拜;有时为了拍摄手罩子灯、纺车、弹棉花工具等这些被老人家收藏于摇摇欲坠的阁楼上的老物件,她们也练就了一身爬老屋阁楼的好本领……

  她与时间赛跑,只因方言一旦消亡,那以它为依托的思维方式、口传文化、民俗民风都将随之消失,而且永远都无法恢复。然而往往,“我可以通过努力再努力解决调查中遇到的困难,但你在一边记录时会发现方言也在一边消失。”

  乡音与乡愁

  “中国语言文化典藏·衡山”拍摄工作历时两年多,漫长而艰辛。衡山点的调查手册有9个大类:房屋建筑、日常用具、服饰、饮食、农工百艺、日常活动、婚育丧葬、节日、说唱表演,共600多个调查条目。

  而项目开始时,杨慧君博三在读,身处北京,调查诸多不便,有长达半年的主要拍摄工作是舅妈在做,但不少照片需要返工。

(杨慧君的舅妈向明在田野里调查春耕。)

  “因为项目组对拍摄要求很高,所有资料用作史料保存,这对一个并不从事学术研究的家庭主妇来说,绝非易事。”杨慧君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这中间不知经历了多少反复:数十次电话、视频沟通、演示,而舅妈也一直是鼎力支持。

  半年后,杨慧君开始全心投入调查工作,早八点出门晚八点回家,不是在田野间拍摄,便是与发音人在做声像摄录。调查方法除了图文外,还要用音标记录、录音和摄像。

  杨慧君要把衡山话每一个字词条目都用国际音标标注,“这样,一个有语音学训练的人,不是衡山人也能读出来。”

  除了音标记录,《中国语言文化典藏·衡山》一书背后还有二维码,其中是发音人对600多个条目所录的衡山话音频。声音纯正有力是对发音人的要求之一,还有年纪要足够老,足够了解传统,但又不能缺牙漏风。同时,3000多个字音,上千个词条,数十首童谣,发音人要有能力还要有耐心。种种要求,杨慧君寻找了一次又一次。

(衡东县新塘镇广田村发音人康正湘(左)正在做童谣录音准备。)

  “真的非常感谢我的发音人康正湘爷爷,因为摄录时,要求肢体动作不能太多,但又要保持声音足够洪亮还不能出错,有时一个民间故事让他说了十多遍。”杨慧君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这两年的调查工作,幸运的是能保护家乡的方言文化,感谢的是有这么多人支持着她。

  2014年11月,项目调查接近尾声,长舒一口气的不只是她,还有身边的亲友。“因为典藏,七大姑八大姨全被我‘牵连’了进来:外婆给我讲老民俗,舅舅当司机,两位姨妈负责食物制作,表妹结婚生子都被拍,大表弟负责扛摄像机,小表弟负责演示游戏……”

(杨慧君与家中的亲戚团聚并拍年夜饭素材。)

  更甚的是,亲友家闲聊时提到别人家的事杨慧君都不放过,冷不丁插话:“仪式哪一天举办?他会不会愿意给我拍?”很多时候,他们一度觉得杨慧君魔怔了,任何话题、任何场合,基本都能想到典藏。而有时她问题之频繁、之细,几乎让他们抓狂。

  只因许多活动和节日可遇不可求,婚育丧葬这类更是难得,还像有时令性的端午节龙舟赛,杨慧君连续两年试图拍摄,结果都不理想。2012年龙舟赛提前进行,没赶上。2013年她提前两天去勘察,却只有一支龙舟队在练习,中途还被暴雨淋成落汤鸡。等到端午这天终于放晴,却只有三支龙舟队,最后因无人赞助无法比赛。

(衡山端午节的湘江河畔,民俗活动“赛龙舟”略显冷清。)

  赛龙舟的冷清,或许是快时代背后民俗活动难以适存的一种无言的悲痛,如果不记录,是否再过几年,衡山话中与“赛龙舟”相关的词会消失匿迹?而若失去乡音,乡愁将何处安放?

  逆时间而上

  “把曾经历的事、物记录下来,是我参与‘中国语言文化典藏’的初衷。”杨慧君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于她自己,这是珍贵的个人回忆,于地方、于社会,是宝贵的文化遗产。

  杨慧君希望用此方式搭建几代人感情上共鸣的桥梁,尤其是新时代的新生儿因语言沟通已与老一辈有了代沟,“假如爷爷奶奶只会说方言呢?那爷孙这条纽带可能就切断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说一方话。她想象过一个画面,孩子们通过书中的图片、录音寻找长辈们的生活轨迹,寻找自己的根。“正如中国语言资源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曹志耘老师所说,‘方言是历史的沉淀,是文化的标记,更是母亲的声声呼唤’。或许我们无力决定社会改变的方向,但总还可以尽一点绵薄之力。”

(杨慧君在湖南省江永县调查拍摄。)

  去年,杨慧君新承担江永县的方言保护工作,江永最负盛名的就是女书,这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女性专用文字,被誉为世界瑰宝。除此之外,江永的土话和当地文化也是一座文化富矿,杨慧君希望记录并留住它们。

  她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老师,为了江永方言文化的调查,有时不得不把所有的教课集中在一周的前三天。与衡山点相比,杨慧君在江永遇到的困难更多,但幸运的是,“我并不是一个人。不少学者都在做方言文化的保护工作。很多社会力量也在努力,如汪涵开展了‘響應’计划,茂德公集团发起了足荣村方言电影节,科大讯飞也有方言保护计划......越来越多高校学子也纷纷加入语保志愿者队伍。在语保中心的带领下,国内语保团队开始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合作。”

  “2019年,方言文化典藏点要达到100个,每个点都是星星之火,大家都是‘点火之人’。”语言文化保护有“官救”、“民救”,杨慧君说,作为一个普通的民众,她愿意积极投身到语言文化的“民救”当中,衡山和江永,只是一个开始。

(杨慧君与语保志愿者们的合影。)

  除下乡到田野收集乡音、记录方言外,她也跟随语保中心投入到语言保护社会化的宣传工作中,希望联合更多的力量——专家、学生、企业、社会组织、个人,携手用更多样化的手段让方言文化的生命延续得更长久一些。

  “我们都清楚,从历史长河来看,方言消亡无法阻挡,逆时间而上,似乎有些悲壮,但是我们愿意为之努力,哪怕只让方言消亡的速度稍微减慢一点点。”

(星辰全媒体记者与杨慧君的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一十九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王希文

  文/边润鹏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方言文化;语言保护;杨慧君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