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16期|倾其所有,打造梦中的仙境乐园

新闻|2018-02-06 9:46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王重浪 李林 | 编辑:边润鹏

(白墙黑瓦,皮佳洞仙境乐园是典型的湘东民居,湖中的水清澈见底,源头便来自于民居右边的皮佳洞地下暗河。)

星辰在线2月6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王重浪 李林)曾经的湘东名人皮祖庆,沉入深山15年,揭开了罗霄山下皮佳洞的神秘面纱。在被黑暗笼罩亿万年的地下溶洞里,他用脚步丈量每一寸未知,他用手掌摸遍每一块岩石;从阴风阵阵的天坑,到一团漆黑的溶洞,再到惊险万分的地下暗河,皮祖庆用生命在探索……九死一生后,换来了今天万千游客的皮佳洞地下暗河漂流的惊喜与狂欢,并有望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具有世界级对比意义。现实远比小说精彩,他的故事,比《鬼吹灯》、《盗墓笔记》更为惊心动魄。

皮祖庆想要的,是打造一座原生态的仙境乐园。在这个仙境里面,有夏夜星空的满天星斗,有和煦春夜的阵阵虫鸣;有清新的花香,有潺潺的流水;有瀑布漫灌的”梯田”和挂满四壁的丰收庄稼,有高耸如云的钟乳石和清泉石上流的小桥流水;有惊险刺激的地下暗河漂流,有塞上草原的信马由缰……这是一个阳光下没有,只在梦中出现的仙境乐园。

不可触及的神秘仙境

多年以后,儿时在皮佳洞探险的经历,是皮祖庆这辈子不能忘却的记忆。

皮佳洞,位于湖南东部罗霄山脉脚下一个小镇上。宋代诗人彭天益形容它“鸾山配凤岭,金水绕银坑”,自此这个小镇天下闻名。佛教禅宗五大门派之一的曹洞宗,也发源于此。400多年前,文人墨客们发现了皮佳洞,它便成了归隐山林的神秘佳境,至今石壁上仍有墨迹,如”非常境界百般岩,洞里游来别有天,疑是红尘飞不到,而今始信是神仙”。

抗战时期,它又成了当地百姓的避难所;和平年代,它又是人们砍柴、打猎的天然休息点;人民大公社期间,皮佳洞成了肥料的天然来源地。地上积累了数万年厚厚的蝙蝠粪便,被勤劳的村民一担担挑向了农田。直到本世纪初,它仍笼罩着神秘的色彩。人们对它的了解,仅限于洞口几十米远的地方地下溶洞:地下肮脏至极,遍地蝙蝠粪便;头顶,黑暗无边,早晚蝙蝠呼啸出没。热爱探险的年轻人,喜欢打着火把,往洞里探索,往往走不了几百米,就再也不敢继续。

1962年,皮祖庆出生于洞口旁边的皮家村。儿时的他,对世界充满好奇,时常和小伙伴们打着火把,进洞探险,但由于洞内道路险阻,暗无天日,往往半途而废,皮佳洞对于他们,始终是不可触及的秘密。

1984年,皮祖庆大学中文系毕业,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诗人。上世纪九十年代,下海的浪潮席卷全国,皮祖庆响应号召,开玻璃建材店、装潢公司,承包攸县的中国联通手机服务,还涉足过房地产领域。农家子弟出身的他,凭着勤劳和冒险精神,一跃成了湘东地区知名企业家。

2001年,当地政府决定进行旅游开发。不过,皮佳洞溶洞被发现的时间较长,洞内破坏得也较为严重,甚至有村民将洞内的钟乳石搬到家中,作为观赏盆景。“整整四大卡车的钟乳石,就这样被人敲下来拖到市场上卖。”皮祖庆痛心疾首地比划着

皮佳洞的开发不被人看好,县里邀请来的专家考察团也认为,皮佳洞不具备开发价值,专家做的酒埠江旅游规划中,皮佳洞没被列入开发规划。村里、镇里的老百姓极为不服气,但是没人敢接这个茬。

“要不,我来试试?我一直想探明溶洞背后的秘密。”皮祖庆说。在村里、镇里和攸县有关领导的鼓励下,2004年,皮祖庆和攸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开发运营协议。不想这一试,就是15年,皮祖庆也从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企业家,变成了一个伛偻的半拉老头。

(2009年,47岁皮祖庆由于常年在溶洞中工作,眼角的鱼尾纹过早的出现。)

九死一生的溶洞探险

有人说,月球探险与溶洞探险有很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是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不同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有高科技做支撑,一个只能是原始的手脚并用。而风险,对探险者来说,都是相同的。

那一年春天,没有任何防护,皮祖庆扛起火把、矿工灯、绳子、楼梯便出发了。没有人愿意跟着皮祖庆拿生命冒险,出多高的工资,也没人愿意。皮祖庆只好动员自己的亲戚,同胞弟弟是被他第一个盯上的对象,堂兄堂弟等也被他一个个动员了。

走进洞口,开始探索。眼前是深不见底的黑暗,恐惧感骤然浓烈,压得人喘不过气。打开矿工灯,光柱被黑暗所吞噬,照明距离不过一米远,只有火把才能看到稍远的地方。声音也被神奇地吸走,20米开外,彼此说话的声音就听不见了,拐个弯,或者隔个石墙,彼此的声音也听不见。

“在未知的洞里,人类所有的感官都需要重建,人也没有前后左右上下高低的方位感。” 兄弟们用绳子绑在腰间彼此相互牵引着,一步一步往前挪,有时候攀着岩壁爬,有时候匍匐在地上挪。这样,即便一个掉下去,另外一个可以拉着,至少降低一点点风险。

皮祖庆回忆起探险的经历,眉飞色舞,诗人的底色尽显无疑。“每走一米,都能看到新奇的东西,溶洞的神秘面纱也一点点被揭开。”

溶洞探险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多次反复的深入探索,危险也在一次次探索中展露出来。

(皮佳洞里的溶洞景观,漂亮得让人流连往返。)

皮祖庆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他的探险之旅。

有一次,经过一个螺旋状的路口,前一秒还兴高采烈的他,瞬间失去重心,慌乱中跌落下去,来不及惊呼,皮祖庆就不见了人影。慌乱中,皮祖庆双手一阵乱抓,抓住了一根钟乳石,尖锐的石头刺进了肉里,顿时热辣酸胀。皮祖庆忍住剧痛,死命手脚并用阻止下滑趋势,所幸只跌了5米左右,同伴们赶紧抛下绳子,将他拉了上来。惊魂未定的皮祖庆瘫坐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来。稍稍平静下来,才发现厚厚的牛仔衣裤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胸口、手臂都被擦掉了皮,两只手掌鲜血淋淋,事后缝了10多针。“真要摔下去,只怕这条命保不住了。”至今想起来,皮祖庆仍然后怕。

不仅如此,溶洞内的地质也存在各种不确定性。表面上,溶洞里四处都是细碎的砂土,但这种砂土,如燃烧后的香火灰烬一般柔软,在昏暗的照明下,根本不知道砂土下是坚硬的石块,还是松软的沼泽地,皮祖庆行走在洞内,只能用树枝一寸寸试探,然后小心翼翼地踏上去,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招呼后面的人跟上来。

皮佳洞的熔岩质地,也跟别的溶洞迥异,有的是坚硬的花岗石,有的是松脆的石灰岩,有的是松软的沉积岩,有的是至今叫不上名字的岩石种类。还有的看上去是岩石,实际上是泥土,看上去是泥土,实际上是沙子,看上去是沙子,实际上是表面覆盖一层薄薄外壳的水气泡……皮祖庆的探险,也就随着千奇百怪的土地,出现千奇百怪的未知。“你根本不知道,下一步你还有没有命。”皮祖庆摇摇头。

“最吓人的一次是,黑暗中,我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双放着绿光的眼睛,”皮祖庆大口大口地喘气,将刚刚倒给他的一大杯滚烫的热茶一饮而尽,“那眼睛很大,两眼之间的间距也很大,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皮祖庆赶紧将矿灯对这绿色的眼睛照射过去。这一照不打紧,但见绿色的光芒强烈地反射回来,竟然比刚才大了几倍,绿光也盛了许多。“噗哧!”那绿眼睛竟然还发出了低沉的响鼻,在这空旷的溶洞里面层层叠叠地反射。一瞬间皮祖庆觉得汗毛直竖,呼吸紧张,手里的矿灯也握不稳了。“人类对未知的恐惧,你是无法解释的。”皮祖庆不敢说自己怕鬼怕神,但那个时代,野兽还是一个可怕的存在。即便今天,凶狠的野猪、贪婪的花豹、豺狗,在绵延几百公路的罗霄山脉中,不时出没。

随着探索的不断进行,形状各异的钟乳石、层次分明的流石坝“梯田”等一一展现在皮祖庆眼前,他终于一窥溶洞的面貌,在他的脑海里,整个溶洞逐渐清晰起来。“高低深浅组成的画面出来了,三维立体已经不够用了。”皮祖庆说。

当然,更为艰巨的开发工作,也逐渐摆在了眼前。

尽善尽美的原生态开发

皮佳洞该如何规划建设?皮祖庆没有经验,只好去全国各地的溶洞旅游景区考察,几年里,他几乎走遍了全国所有的溶洞。他发现不少开发者为了制造噱头吸引游客,有的将溶洞改造得千奇百怪,有的是牵强附会,有的是无中生有,有的是竭泽而渔,有的甚至是千疮百孔,完全破坏性开发。

“他们是崽卖爷田不心疼。”皮祖庆痛心疾首,同时告诫自己,一定要对家乡负责,对历史负责,对大自然负责,对父老乡亲负责。他决心尽可能保持溶洞的原生态风貌。

溶洞的建设,没有人可以提供规划图,也没法绘制设计图纸,只能根据具体走势来进行灵活调整。皮祖庆带领着工人们,背着水泥进山,再用小铲子,几寸几寸地施工,尽量不打破洞内原先的格局。

溶洞不能用常规炸药,那会带来毁灭性灾难。只能使用膨胀性炸药。皮祖庆往石头缝里打出一个个小洞,将膨胀性炸药塞进石洞后,用水慢慢地浇,直到石块发热膨胀,再去一块块敲打,就这样像蚂蚁啃骨头一样,细细碎碎地推进。

(整整4年,景区道路不通,皮祖庆带着游客在乱石堆里穿行,前往景区考察。左二扛黄色袋子的,为皮祖庆。)

游道的修筑,景观的设置,都不能让人看出人工的痕迹,这是皮祖庆对工人的要求。工人抱怨做不到,皮祖庆就说:“跟着我一起做吧。”

这样,皮祖庆既是设计师,也是施工者。开凿石头,装填炸药,清除路障,河底捞沙石,洞外背水泥,和砂浆,搅水泥,大工,小工,所有的工作,皮祖庆都干。

“哪里请得到工人?一是钱不多,不敢请;二是请的起,人家不知道怎么干;三是即便会干,人家也不肯来。”地下溶洞低温潮湿,施工环境恶劣,随时有未知的危险,连续干个两天,一定会有关节疼痛。皮祖庆咬咬牙,到今天,各处关节都不太灵光。

在地面的建设,皮祖庆更加精益求精,弟弟说他简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境界。皮祖庆在洞口修建了一个农庄、一个餐厅和10多幢民居,解决景区游客的食宿问题。

2005年,星辰全媒体记者陪同《走向共和》总策划郑佳明一行到湘东攸县采风,正好入住皮佳洞仙境乐园的民居,只见几十栋低矮的小房子依山而建,隐藏在绿树婆娑之中。房子的墙壁用玻璃幕墙隔断,墙外,正是初夏时分,绿叶刚刚吐出嫩芽。古老的藤萝,浑身沾满青苔,在清澈的溪水冲刷下,清新宜人。

入夜,皮祖庆打着手电筒,亲自领着我们上山住宿。沿着原始的红石台阶,我们一步一步往山上走。路边芳草萋萋,绿树成荫,不知名的鲜花细细地绽放着,芳香扑面而来。不宽的小路上,一会儿凸起一块岩石,一会儿横着一条荆棘,一会儿又是几棵古树,一会儿又是几对藤萝。

“我想做的是原生态,不破坏自然的一分一毫,和这些自然景观共生共处,相生相惜。我想要将这大自然的原汁原味呈现在人们的面前,一颗石头,一棵小树,一块树皮,一堆藤萝,一处青苔,我都舍不得丢掉。”皮祖庆说。

话语里,透出的是皮祖庆对生命的敬畏,对一草一木的珍惜,对大自然的虔诚,对故土的热爱。

洞里洞外,皮祖庆都是这般小心翼翼,因此所花费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是同行的数倍,但皮祖庆一点也不懊恼,一点儿也不后悔。

“这个皮祖庆是个人才。”见多识广的郑佳明,也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太让我意外了。”以《那山那人那狗》闻名的国家一级作家彭见明入住皮佳洞时,也禁不住大加赞叹。

欲破吉尼斯记录的地下暗河

溶洞的形成,是一段孤独而漫长的旅程,往往需要几十万年甚至上亿年。皮祖庆知道,对于溶洞的探索和建设,也将是漫长的,他从一开始就做好了长期与溶洞为伴的准备。

2008年冬天,湖南多地冰灾,整个罗霄山脉白雪皑皑,到处冰封,断水断电,缺吃缺喝。皮祖庆被困在山里,但是他意外发现,皮佳洞的山顶竟然冒着白汽,云蒸霞蔚。兴奋之余,他带着弟弟,冒着大雪向白汽处进发。在山顶,皮祖庆竟然发现一个隐藏在乱石堆荆棘从中的洞口。几段绳子,一个楼梯,几个矿灯,零下几度的寒冷里,皮祖庆兄弟开始了冒险。

他们兵分四路,约定从同一位置出发,有结果就呼叫同伴。几个小时之后回到原地,其中一路人马尚未回来。沿路找去,在一处悬崖找到了同伴,果然有新的发现。大伙推测,悬崖下或许有着白汽的秘密。

于是,他们凭借着绳索,下到百余米的悬崖下方,发现了新的地下暗河!

(2009年8月,虽是盛夏,工作中的皮祖庆下身湿透,仍被冻得牙关紧咬,直打哆嗦。)

常年在溶洞探索,皮祖庆已经对溶洞和附近山脉的走向颇为熟悉,他推测,暗河应该是从溶洞流出来的。

而此前,虽然曾在溶洞发现水源,但谁也不敢深入水下探索,这次的重大发现,坚定了兄弟俩的信心。于是,他们决定再一次从溶洞出水口往里面潜。皮祖庆穿上游泳衣,摸索着前行,到达此前探索了好几次却无功而返的一个地点。这一次发现水面距顶部岩石居然下降了10余厘米,露出了黑黝黝的新洞。没有潜水工具,没有水下呼吸工具,没有水下照明工具,皮祖庆麻着胆子,嘴里含着一根从牛奶饮料上拆下来的吸管,努力让吸管另一端露出水面,手向上撑着岩石仰泳,就这样慢慢地在水里艰难地前进。

大约游了几十米后,眼前豁然出现了新天地,一个巨大的洞穴出现在皮祖庆眼前,暗河蜿蜒前行,缓缓流动。经过仔细勘测,暗河长达3.9公里,落差达45米,极具开发价值。皮祖庆喜极而泣,因为这个发现,已经可以打破世界地下暗河漂流的吉尼斯世界记录了。

而当地同期开发的另一个地下暗河勘探,开发者花了数百万邀请了世界著名英国探险家前来探索,结果却不了了之。

如今,新发现的这段漂流,也列入了皮祖庆的二期开发重点,并且着手进行了好几年的建设。皮祖庆已经修建了几公里长的游道、竖立了大量的护栏、规划了蓄水的水坝、拓实了漂流的滑道……不久即将和游客见面了,更为惊奇惊险的二期暗河漂流即将成为皮佳洞地下暗河漂流的新亮点。

摸爬滚打积累起来的经验,也让皮祖庆成为国内溶洞建设行业里的权威之一。他关于溶洞流石坝形成的发现,甚至颠覆了国内外几十年来溶洞学研究的观点。皮祖庆坦言,现在自己凭肉眼观察山的外形,如山势的走向、悬崖的位置和山峰的高低,就能准确的判断这座山地下暗河的走向。这一绝活,让他在业内名声大震。

知名溶洞研究专家、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研究员黄保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皮佳洞地下暗河的二期工程。在他签署的一份价值评估分析报告中,星辰全媒体记者看到他的观点:“长度3.9千米,总落差45米的溶洞地下河漂流,加上丰富的流石类钟乳石景观,特别是分布面积达1869平方米的金黄色巨型流石坝群,上亿的鹅管、石花景观,具有世界级对比意义,令人叹为观止。”

倾家荡产的建设投入

前期投入大、收益见效慢、回报周期长是旅游业的常态,皮祖庆当然知道。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皮祖庆也未曾后悔过。

他说,与皮佳洞结缘,是自己这大半生最痛苦,也最幸福的事。

由于长期在溶洞建设,皮祖庆的双手有着厚厚的茧,背部也有些伛偻,加上溶洞的湿气较重,他还患上了风湿。

皮祖庆的“抠门”,在攸县当地也是出了名的。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赌博,也不上卡拉OK酒吧等娱乐场所。这些年,只要不是急着赶路,皮祖庆出门从来都是选择公交车或者地铁,身上唯一上点档次的衣服是十几年前买的猪皮夹克,夹克的两只袖子都已经磨去了皮,露出白色衬布,领口也已经修补了三四次。

不过,于他而言,开发皮佳洞出于对家乡的情怀、对探索未知的情怀,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8年2月,皮祖庆和星辰全媒体记者李林讲述他的故事,兴奋处忍不住手舞足蹈。星辰全媒体记者 王重浪 摄)

他的痛苦是自己拖累了身边的亲朋好友。为建设皮佳洞,皮祖庆砸锅卖铁几乎付出几乎一切,家里一贫如洗。他向一切能借到钱的人借钱,从大学同学到小学同学,从亲戚到朋友,从单位同事到一面之缘的文友,能借的几乎都借过了。

为了借钱,皮祖庆无所不用其极,亲情牌、友情牌、爱情牌,皮祖庆都用上了。自然,岳父的养老钱和治病钱,也被他投入到了洞里。

民间借贷、股权出让、银行贷款、房产质押……所有的金融工具,皮祖庆也都用上了。但是,就如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溶洞一样,溶洞的开发也是个无底洞,所需的资金根本不是小打小闹可以撑住的。

说着说着,皮祖庆眼圈红了。有一年,资金实在周转不过来,揭不开锅,当地的镇党委书记跑到银行,用自己的身份证帮他做了抵押,镇长也默默地押上了自己的身份证。有一位80多岁的老作家文友,将自己毕生的稿费全部给了他,结果自己病了,却没法手术,弥留之际握着他的手说,不着急。

“我到现在都还不上他们的钱。这些亲朋好友是用生命在帮我。” 皮祖庆哽咽着,“我承担着上百个家庭的希望和梦想啊。”

“皮祖庆是个大骗子,你千万别相信他,”2018年春天,攸县一名要好的作家朋友提醒星辰全媒体记者,“如果他找你借钱,你千万谨慎,莫要上当受骗。”

幸运的是,随着近些年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以及皮佳洞的景点及各项配套设施建设完毕,这里的旅游人气也逐渐上升,每年的游客数量激增。

每年旅游旺季的时候,皮祖庆将自己的债主请到洞口监督收费,收到的钱,即刻还账。皮祖庆自己落不下一分,一日三餐,吃的还是盒饭,身上穿的,仍然是皱皱巴巴的粗布衣服,用的手机,也是一个从二手市场上淘来的破旧手机,面板都已经摔坏了。

走在人群里的皮祖庆,就如尘埃一样,低到不可见。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看似落魄之人,正在做着这样一个伟大的事业?心怀这样一个伟大的梦想?这还是当年的湘东名人吗?这还是一个蜚声文坛的诗人吗?

古人云,板凳一坐十年冷。伟大的灵魂都是在坚忍不拔的寂寞中走出来的。皮祖庆已经为此忍了15年,这15年,妻子闹离婚,儿女不理解,师友指责,朋友离去,邻居白眼……皮祖庆咬牙不加争辩,他相信,伟大的坚守都是有价值的。正因为他的坚守,这亿万年才能形成的大自然遗产,才被完好保存,并以傲人的身姿,展现在世人面前。

(采访结束之后的皮祖庆低如尘埃,一身粗布衣服,忙着去挤公交车。星辰全媒体记者 王重浪 摄)

有时候,当游客们退去,皮祖庆会独自静静地躺在溶洞里,看头顶五彩斑斓的钟乳石,听流水滴滴答答地坠落下来。

“我能感觉到它的呼吸,它也能听到我的心跳,而某些时刻,我们似乎融为一体了……”皮祖庆说话一向大嗓门,并手舞足蹈。但说到此处,他显得极为安静祥和,穿过他幽深的眼神,仿佛已经抵达到了几百公里外那静静的的皮佳洞。

这大概就是他的幸福所在。

“袁隆平有一个禾下乘凉梦,”皮祖庆说,“我有一个仲夏夜之梦,我想在皮佳洞里引入萤火虫,当萤火虫星星点点地飞起,如梦如幻,一定很美。”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一十六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王希文

  文/王重浪 李林 图/除特殊标注外,均为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皮佳洞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