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14期|“问题学生”的蜕变|吴涯

新闻|2018-01-31 15:36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廖斌 | 编辑:边润鹏

(12年的工读教育生涯,吴涯和学生们的关系,既是师生,也是朋友,同时她也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吴妈”。)

星辰在线1月31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 廖斌)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面对辅育院那群叛逆的孩子,音乐老师马修所说:“难道他们真的无药可救……永远别说永远,凡事都是有可能的。”

旷课逃学、沉迷网络、打架斗殴......当叛逆成为青春期的注脚,父母往往会把误入歧途的孩子们送进工读学校。

吴涯,长沙市工读学校的老师,像马修一样,从未放弃世俗眼中的“问题学生”。过往的一幕幕,仿若电影,十余年陪伴,“放牛班”,总会有春天。

“问题”学生

(上午课间时间,学生们在操场上跑步。)

我叫吴涯,今年48岁。2005年冬天,我从长沙县职业中专辞职,进入工读学校。辞职的原因,是为了离家近一些,好照顾孩子,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更多需要照顾的孩子。

我是教思想品德的,在职业中专,我还担任班主任,每天上完课,要管理好学生们的日常生活。在工读学校,我的工作内容没变,但却明显感到身上的担子更重。

工读学校的孩子,是被普通学校视为“刺头”的学生,甚至部分是被普通学校开除的。

开除的原因,或是旷课逃学,或是沉迷网络,或是打架斗殴,有的甚至在外盗窃抢劫而被公安机关抓获。

陈强是我早些年教过的学生,这个浏阳来的伢子,从小父母在外面打工,爷爷奶奶的溺爱,使得他非常任性,不爱读书,天天跟社会上的朋友混在一起。

初中时,他越发放肆,整天逃课东游西荡,没钱时,手脚就不太干净,父母得知情况后,回到老家工作,管得比较严,不听话就打,然而小孩子逆反的心理,使得他反抗得也更厉害,几乎在学校见不到人影,没办法,父母只能把他送到工读学校。

刘芳则是前几个月刚来的,她是宁乡妹陀,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后生下弟弟,或许是过于敏感,她始终觉得继父对弟弟疼爱有加,对自己则比较冷淡,而且继父和母亲也经常吵架。

2017年年初,刘芳认识了一群爱玩的朋友,开始夜不归宿,和朋友在外面疯玩,父母找到她后,自然非常生气,骂了一些难听的话。2017年秋季刚开学,刘芳便从学校消失,和朋友在外面玩了整整一个月,父母找寻多日,最终在网吧将她揪出,直接送到工读学校,行李物品都是第二天再送过来的。

家庭环境

(家庭环境往往会影响孩子们的成长。)

我常常会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成为不被待见的孩子。

不少孩子生活在离异家庭,或者父母外出打工,成为留守儿童,或者父母教育方式不当。

尹正是邵阳来的孩子,打从他出生起,父母就在广东打工,每年只有过年时才能短暂地相聚,平日里,他就跟着爷爷奶奶和姐姐生活。

上小学时,还有大他几岁的姐姐管着,姐姐离家上初中后,他就像一头脱缰的野马,和镇上的孩子到处闹事,在学校成群结队,没人敢惹。

待到初中,父母把他送到了县里的中学,远离了旧日好友的庇护,他成为被欺凌的对象,每次被欺凌后,他就在手上割两刀……我实在不敢想象,十一二岁的孩子,会选择用自残的方式来对抗生活。

一个学期后,父母还是把他送回了乡镇的中学,从此他又披上了“强者”的外衣,与同伴们肆意而为,终于在一次酒后斗殴中,被学校开除。

看起来这个孩子很叛逆,但我跟他接触久了后,发现他其实是一个比较内敛的男孩,平时与值班老师的交流也常常是以书信的形式,他的内心是缺少关爱的,你对他的好,他就会一直记在心里,比如有次我送给他两个橘子,他就特别开心,还在日记里特别写了这件事。

他的父母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曾跟他的父亲聊过,他告诉我,其实每次过完春节打算出去务工时,一家人都睡不好,但又觉得带上他去务工的城市读书不现实,毕竟需要一大笔开支,还不一定有学位,想想孩子在老家也省事,吃穿上学都不用愁,但没想到孩子会误入歧途。

如果说尹正的父母有自己的无奈,那某些家长,就未免让人有些失望了。班上的一个男孩,在学校还比较听话,但父母对他不太关心,有时候周末回家,家里连人影都没有,母亲在麻将馆打牌,他自己做饭吃,完了再自己回学校,我曾问他父亲在哪,他说不知道。

也有学生,因为家长管得太严,周末放假时宁愿待在学校,也不愿回家,家对他来说没一点吸引力,这实在让我感到悲哀。

赏识教育

(晚自习时,学生有些调皮,老师和他在办公室谈话。)

他们真的被遗弃了吗?至少在工读学校,老师们没有放弃他们。

刚来学校时,看到学校的铁门铁窗,孩子们出于本能,都会反抗。我记得曾有个男生,反抗得特别激烈,直接拿头去撞墙,当然,小孩子嘛,不至于真的伤害自己,他们也怕疼,只是以这种方式吓唬家长,我们也赶紧拉住了他。

虽然父母被吓得不轻,但还是选择将他留在工读学校,怕他在外面做出违法的事情。父母一走,那孩子就崩溃了,哭得不行,我不断安慰他,告诉他爸爸妈妈过段时间就会来看他。

那几天,他情绪一直很低落,作为班主任,我时常陪着他,问问他课程跟得上吗,生活还适应吗,慢慢地,他也接纳了我,开始和我聊他自己的事,他对父母的抱怨,以及逃学在外的冷暖。

工读学校的班级都是不超过24人的小班制,每个班有固定的老师轮流值班,每个老师都必须负责谈话教育转化4名学生……真正做到了“上课有人教、下课有人陪、走路有人跟、吃饭有人看、睡觉有人守”。目前我们学校有60多名学生,40多名教职工,其中在一线教学岗位的老师有20多名,师生比大概是1:3。

学生的状态我们要时刻关注,心情不好或者表现较差,我们会好好地和他聊天,找出背后的原因,帮他解决问题。

其实他们还是懂道理的,好好跟他们讲,讲到痛处和心灵的柔软之处,还是能被感动,他们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还是想往好的方向发展。

平日里,学生们表现好,我们也会极力地表扬。事实上,我们对学生的表扬远多于批评,因为他们在进入工读学校之前,已经受到了太多的批评,而赏识教育往往能激发他们对自己的信心,不至于破罐子破摔。

与父母的沟通,也是我们常做的事情,我们会不断向父母反馈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并就家庭教育或环境可能存在的问题,与父母进行探讨,尽可能让孩子们回家时,能有一个好的成长环境。

学生们的学习基础普遍不行,工读学校的课程设置都相对简单,我们会更重视心理、法制的教育,也会有更多的兴趣社团课,例如美术、音乐等课程,而且学校每个月还会组织集体活动,奖励那些表现良好的学生,去看电影或者烧烤。

我们不想给他们太大的学习压力,只想让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当然,如果他们能成材,那是更好的事。

一点一滴的变化

(尹正收好同学们的作业,走出教室,一天的学习结束。)

幸运的是,一切都在变化。

上周五,刘芳的继父前来接她回家,我感觉关系明显有所缓和。虽然刘芳对继父还是话不多,但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冷漠,而继父则是专门请假从宁乡赶过来,言语里也多了对女儿的嘘寒问暖。

周日返校时,继父将她送到宿舍,离开十余分钟后,想到女儿一个在宿舍,他又折了回来,陪她聊聊天,直到值班老师前来。

在工读学校待了一年多的尹正,已经完全蜕变。他很积极地参加社团活动,元旦晚会一个人参加了5个节目,学习成绩也不错,每学期都能拿到奖状,老师们也都爱夸他。

工读学校的学生,可以参加长沙市的统一中考,进入普通高中就读。尹正告诉我,他想考高中、上大学,如果考不上,就去读职业中专,学一门技术。而他的父母,也在长沙打工,姐姐则考上了长沙的大学,一家人在长沙相聚,虽然出租房有点小,但他每周末都愿意回家挤。

这些年,我见证着学生们一点一滴的变化,感到由衷的欣慰。可以说,这也是我坚持十余年的动力。

有时候,那些已经毕业的学生,也会来看我,他们大多数进入了普通高中和职业高中。不久前,我在长沙县公安局门口遇到一位女孩,她主动向我打招呼,我却有点懵。

一番交谈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是我十多年前教过的学生,正在公安局办理户口,准备去扯结婚证。

想想当年,她还是个懵懂的小女孩,叛逆得不知天高地厚,如今已亭亭玉立,挽着未婚夫的手时,眼里都是笑容。

是啊,他们不过是在青春期迷失了方向,如今早已步入正轨,尽管依然平凡,但却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文中所有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周五,不少学生放假回家,夜色中的工读学校,只有零星的教室亮着灯,四周是灯火通明的住宅区。)

(吴涯(右)与星辰全媒体记者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一百一十四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王希文

  文/李林 图/廖斌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