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89期丨“拈花惹草”的植物染手工艺人

新闻|2017-10-10 15:10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边润鹏 | 编辑:李林

  星辰在线10月10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植物染,这是一门与时光温柔对话的手工艺,取自天然,顺其自然,传承着古人的精湛技艺,也凝结了邓梁的全部热情。

  布料万千变化,恰是自然的颜色。而他,也正喜欢这样:浓墨重彩,不如层林尽染。

(植物染手艺人——邓梁)

  “布”染铅华

  “你好,我叫邓梁,大家都叫我飞机。”见面时,他身穿深绿色T恤上衣,蓝色改装七分裤,材质全是棉麻布料,这种材质是他喜爱的可稳定进行植物染色。

  邓梁的衣服大部分是自行染色,通过向有机棉的厂家进货成品服饰或布匹,再调配不同颜色的植物染料进行染色,或再设计打版制作成衣。他所售卖的裙子、裤子、马甲、包包、袜子、围巾、桌布等等,皆是如此。

(植物染的染色环节,把捆扎好的衣服或布匹直接放入染液中)

  植物染色,也叫“草木染”,是一门流传非常久远的中国传统织物染色手工艺。顾名思义,它是利用大自然中自然生长的各种含有色素的花草树木进行色素提取并染色,与现代化学染色相比,染色过程中不使用化学助剂。所以,无毒无害,对人皮肤无过敏性和致癌性是植物染显著的特点。

  但也因此,植物染对被染物要求是天然棉麻毛丝产品,同时,色素来源于植物本身,相较于色彩绚丽的化学染,它的颜色较为朴素且每一种要进行新测试。

  测试的内容包括染色后衣服的色落变化,和穿在身上的舒适感受,“每一件衣服、每一个颜色,都要自己体验过。”

(邓梁与他的妻子,感受植物染中大自然的恩惠)

  “我已经测试三年多了,但还没完全好”。三年来,布料他找了五六十家厂家,染料也找了七八家,离他心中批量上市预估还有一段时日。

  每天一打开手机他就开始办公,采访中手机也是不断弹窗,或与上游的厂家接洽,或装修淘宝店铺,之后就是不断进行成衣染色,和染布,久经熏染,他身上自然带着一丝丝草木的芬芳,手指甲缝中也残留着些许色素,这是植物生命的印记。

(准备进行染色)

  颜色太多,人却只有三四个,刚好他所在的创客空间远在长沙县第一中学附近,忙到一个月或许来一次市中心,但这对他,问题不大,所有心思全在植物染上。

  来P8空间研发所的三年前,他还在岳麓山下琢磨了两个暑假,他常喜欢去大自然中寻找染材,“以前经常去岳麓山,它蕴含了四季的颜色,一些不起眼的杂木枯草,也可以提取出多种不同的颜色”。

(采访当晚,社区朋友在植物染色体验课程中的创作)

  植物染的精髓正在于提取并制作不同色素的染剂,并使其可稳定完美染色。这过程于他而言是一种生命延续表达的方式,是古人传承的技艺,也是与时光温柔的对话。虽少了几分化学染色的艳丽,却也少了污染,不染铅华。

  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执念。

  钟情于色彩

  邓梁钟情于色彩学,研究植物染色之前,他也一直在从事与色彩相关的工作。

(夫妻两人合伙进行植物染色)

  1983年出生的他,是长沙本地人,大学学的是电视节目制作专业。毕业后虽先后在上海、广州等地从事平面设计、视频制作,但他却是一个自由职业者。

  这可能与他内心向往自由的性格因子有关,随心所欲,正如色彩的变幻演绎。平时,他是一名VJ(Visual Jockey),负责提供电音Party影像。此前他也接触过一些其他的视觉文化、摇滚音乐,见到了嬉皮士文化,曾偏爱色彩斑斓的穿着,和喜欢自己动手用涂鸦喷绘的技法进行服装染色。

(体验课程中,邓梁讲解染色小细节)

  喷绘用的就是化学染,他玩过两个夏天,买一包一包的化学染料,混搭调和,像画画一样,大胆创作。直到后来,他去云南、贵州旅游,被一个有着数百年植物染历史的村庄所吸引,见惯了绚丽的色彩,单一朴素的植物色素带给他新的感观。

  十多年自由工作者的洒脱不羁让他马上聚焦植物染,久而久之,他也爱上了植物染自然、质朴而传统的特质。同时,为了自己的健康,也认识植物染的天然无害性后,专注成为理所当然。

(艾草色素染后的包包)

  于是,他与朋友在岳麓山下,整日“拈花惹草”,学习和发现更多奇妙的色素,像粉色、黄色、灰色、咖啡色、棕色、褐色、蓝色等是他常测试的几种,每一种又由浅到深。

  植物染的染材来自于草木、药材、花卉,如苏木、五倍子、玫瑰花、茶梗、咖啡豆、姜黄、蓝靛、紫黄、石榴皮等,染液提取自根、茎、叶、果皮等等。

  采访当天,邓梁邀请星辰全媒体记者晚上一同前往P8空间研发所,刚好他们有一节植物染色体验课程。课程中要用到的蓝色染液来于爵床科、板蓝属草本“马蓝”。板蓝根药剂正是它的干燥根磨粉。

(贵州某村庄村民采收马蓝,并放入水池浸泡)

  邓梁专门到他心中的植物染之乡贵州观摩学习了一段时日,他向星辰全媒体记者分享:每年的八月或十月,当地村民采收两季马蓝,把新鲜的根茎叶割下后放入巨大的水池中浸泡,两到三天后腐烂,这时液体开始呈现一种墨绿色。之后,把渣滓捞出来做肥料,剩下浑浊的液体,再加入一定配比的石灰水,不断搅拌,这又称之为“打靛”,直至变成蓝色的泡沫。

(配入石灰水后进行打靛)

  再之后,上层的泡沫晒干后变成粉末,成为中国国画著名的颜料“青黛”。而等水澄清,沉淀后,放干留下最后剩下的一层凝状东西,就是蓝靛,它的重量不到池水的10%,故有云:“终朝采蓝,不盈一襜”。

(马蓝的粉末晒干后成为著名颜料“青黛”)

  从古至今,这依然是一些地区劳动人民维生的生计,而学习中,肉眼可见的颜色变化,也是邓梁心中感受的一大神奇之处。

  天然手工染色偶然因素很多,即便同一地方同一种植物,采集时间不同,成分也会有变化。提取方法不同,染色过程中水质、水温、时间的差异,以及媒染剂纯度、用量、使用方法不同等,都会造成染色效果差异。

  “四季变换,植物更替,做出的布料有万千变化,恰是自然的颜色。”这也是邓梁要不断测试的原因。多年来,邓梁对于手中产生的每一种颜色都有了感情。

  这种感情让邓梁更好地融入植物染之中,但有时他又要不断抛弃个人主观感情,去挖掘另一种新颜色,哪怕可能不喜欢。这要求他同时具有绝对的热情和绝对的理智,把每一种颜色调到最好。只是最好时又产生了新的感情,如此反复。

(邓梁的植物染创作作品)

  “要对颜色有感情,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是去珍惜某种颜色,而不对颜色执念,是去邂逅大自然更多奇妙的一面。”

  如贴天然染

  从植物染的市场需求上来看,最适合的产品应该是婴幼儿服装及其用品,而他身边一些朋友的小孩对某些衣服的皮肤过敏,更是让邓梁有了全新的感触。

  他的工作室Logo,正是一位小天使抱在棉花上的图案设计。

(“如贴天然染”,寓意一切刚刚好)

  植物染在长沙市场并不显著,很多一些新思路和方法是邓梁的推陈出新,他也是在追寻这样一种传统中创新的文化。

  植物染色的制图工艺大体分为夹缬、蜡缬、灰缬、绞缬几种,最常用的是绞缬,现代称为“扎染”,原理很简单,就是用麻绳、木片、模具或针线造成一些部分留白。

  古代大多采用较为古老的图形,而邓梁的自由性更强,正如他言“扎染”的好玩在于自我创造的随机性,绳结的粗细、折的方向,都可以让图案受到影响,“只有打开染衣的一瞬间,才明白取自天然的奇妙”。

(“扎染”——用麻绳、木片、模具或针线造成一些部分留白)

  绘图的技法,邓梁常会参考少数民族的不同织染工艺和图腾崇拜,也会在网上学习一些老师的课程,一边琢磨一边和全国其他朋友互相交流,去探究这一切背后是由怎样的历史沉淀得来,“以新时代手艺人定义,集合各方的力量把一个东西更完美地呈现。”

  在妻子和朋友眼中,邓梁像是一颗“小太阳”,把对待生命的热情全部融在植物染之中,许多人正是受他的感染学习或使用植物染色服饰。

(工作室的成员,邓梁,右)

  他的妻子喜欢拓染,采摘一片新鲜的叶子或一朵花,冲洗后,把叶子放在白色棉麻布上,一手按着叶子,一手拿着小锤子,一下一下地敲,叶子的脉络和颜色一点一点地印染在白棉麻布上,清晰可见。

  工作室在五楼,有三间房,一间是专门的染坊,其他房间是各种布匹,室内四处散逸着特殊的草木芬芳。晚上的活动放在一楼,和附近社区居民、朋友一起,星辰全媒体记者一同参与和体验。

  每隔一段时间,邓梁都会有类似的课程,他期待着让植物染色走进身边朋友的日常生活,再逐渐扩大,影响身边的环境。

(体验课程中,社区朋友进行植物染色)

  这三年,邓梁一直是在染色和琢磨染色中反反复复,从去年十月份开始,他开始走产品化道路,原先的化学染色也早已抛弃,他已习惯感受宁静与自然的恩惠,正如他所说,“植物染最有意思的是不同的植物有不同的颜色,不同的颜色又有很细微的差别,第一眼就有情感的联系。”

  而他心中更多的真实想法在于,“利用互联网的发达完成自己创立一个品牌的梦想。而植物染也是一个环保的事情,越做越开心,影响了身边的朋友,甚至可能影响身边的环境。”

(外国友人一同High)

  这也难怪乎邓梁选在一个离市中心要一小时车程的偏僻地区,“最好离城区远一点,更加天然”,邓梁的眉目里尽是神采。

  他给工作室取名:“如贴天然染”,其中“如贴”让长沙话来表达,就是“一切刚刚好”,选择植物染是他理想中的刚刚好的生活状态。

(星辰全媒体记者也来凑热闹)

  他希望着,2019年搬去云南,感受自然之色,也搭建一个田园式的植物染色基地,服务自己,感动同行。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八十九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边润鹏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植物染;邓梁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