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88期|生门之中,危险与喜悦同在|产房故事

新闻|2017-09-29 10:50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廖斌 | 编辑:边润鹏

(妇产科的工作关乎生死,需要医生极为细心,尽管电子档案已经普及,饶丽娟还是会查看纸质档案,以确保不会出错。)

星辰在线9月29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 廖斌)“妇产科就是一个高度浓缩的滚滚红尘。这里集结了生与死的挣扎、舍与得的纠结、老与少的代沟。”纪录片《生门》导演陈为军说。

产房,无疑是一个蕴藏致命危险,又赐予无上喜悦的地方。

55岁的饶丽娟是长沙市某三甲医院妇产科主任,30多年的产房生涯,她目睹着这“滚滚红尘”,也于坚守中迎接一个个新生命的来临。

成为“喜娘”:如同抱着上天的恩赐

做妇产科医生,是一件阴差阳错的事情。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学校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常德某医院妇产科。那时候,同学们都调侃我为“喜娘”,我也欣然接受,新生命的到来是一件喜事,我愿意成为这件喜事的促成者与见证者。

第一次接生的情景,已经模糊不清,只记得抱着孩子时,心里充满了欢喜,如同抱着上天的恩赐。

(清早,饶丽娟(左)会去巡房,和护士长了解下产妇的情况,图中护士长已经怀孕近8个月,仍在照顾医院里的产妇。)

刚值晚班那会,我倒是紧张得不行。整个产房就我一个医生,眼睛完全不敢闭一下,生怕出什么事。我把全部产妇检查了一遍,有个产妇情况不好,我就一直守着她,担心她胎心不好,每隔不久我就给她听听胎动。半夜里,这位产妇临产,我帮她顺利接生,宝宝很健康,但产妇肚子却胀得厉害,我有点害怕,给她揉两下,再进行肛排气,情况就好多了。

现在回头想,其实都是些很常见的状况,只是当时经验不足,看到产妇很痛苦,自己心里就不好受,在电话的沟通里,老师不断鼓励我,却还是不免紧张。

但其实我在产房里,悟性还不错,接生的手法学得很熟练。那时候剖宫产很少,大多数产妇都是通过阴道分娩。臀位(胎儿的臀部先露出来)虽然是异常胎位,但在当时也是可以进行阴道分娩的。我比较擅长臀位胎儿的接生,一般是小心地托着宝宝的腿部关节,慢慢地接生,不能太用力,因为宝宝容易骨折,必须顺着他(她)的力来。

2006年,我进入长沙市某三甲医院,并一直工作在现在。城市变了,工作的内容未变,我一直在妇产科医生的岗位上,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巡房时,饶丽娟也会和产妇或家属聊聊,了解产妇的身体状况和情绪。)

目睹百态:死亡是医生最不想面对的

妇产科的故事,让人唏嘘,也让人欣喜,既浓缩着人间的复杂百态,也彰显着个体的生生不息。

就在前两天,为了在午时生下孩子,产妇的母亲要求剖宫产。这种事情很荒唐,生孩子关系着产妇、孩子的生命安全,怎么能迷信所谓的“良辰吉日”?

事实上,剖宫产产妇术中出血、术后血栓形成率等远高于经阴道分娩的产妇,剖宫产新生儿并发呼吸系统功能异常的几率也高于经阴道分娩的新生儿,因此,除非有难产、妊娠并发症等医学指征,否则是不主张进行剖宫产的。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会征求产妇自己的意见,年轻的产妇一般没这么迷信,也会听取医生的建议。

(饶丽娟平均每天要做两三台手术,一台手术的时间少则一两个小时,多则三四个小时,还不包括术前的清洗、术后的资料整理等工作。)

这些年,随着二胎的开放,40岁以上的高龄产妇有所增加。高龄产妇有风险,但每个女人都有生育的权利,我们会将风险告知,让产妇自己做选择。

去年冬天,一个19岁的姑娘挺着大肚子独自来到医院,她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没有结婚,怀孕后男方拿钱让她去做人流,她不敢去,就把孩子留了下来。冬天宽大的衣服掩盖了凸起的肚子,竟然没多少人发现她怀孕的事。

电话里,女孩妈妈嚷嚷着说:“不管她,死了算了!”幸好,男方的父亲赶了过来。由于高度紧张,经过一番折腾,孩子才顺利出生,但产妇却出现大出血,我们立即为她做手术,最后产妇平安,子宫也保了下来,真是万幸。

产后大出血是引起产妇死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当胎盘像大树一样被拔出时,血汩汩而出。在我经手的接生中,没有遇到因产后大出血导致产妇死亡的情况,但有一次,一位产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经抢救无效死亡。

死亡是医生最不想面对的,但无可奈何,没有人是万能的,我们只能尽全力,并承受那种悲痛,以及家属可能的埋怨、谩骂甚至暴力行为。

曾经有一次,产妇大出血需要抢救,丈夫却迟迟不愿签字,并威胁道:“如果她活了我感谢你,如果她死了你也别想活。”所幸,最后母子平安。

(一阵啼哭声从产房传出来,宝宝顺利出生,十多分钟后,护士抱着宝宝走出来,尽管带着口罩,眼里还是透露着一股喜悦。)

当然也有感动的时候。一个信任的眼神、一句发自内心的感谢,都会让你觉得有人真正地理解你、认可你的工作。

几年前,遇到一位母亲,当她指着身旁七八岁的儿子,说这是我当年接生的宝宝,尽管已经没一点印象,但看到她眼里的幸福,我心里也涌起一阵喜悦。

守于产房: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网传“生孩子”是痛感排名中最高的,民间也把生育看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究竟痛感如何,每个产妇都不同,但不管怎样,紧张的情绪肯定会增加生育的难度和痛感。

这要求医院对产妇有足够的人文关怀。有时候,你和产妇多聊聊,给她一个微笑或拥抱,她就可以放松很多,生孩子也会顺利一些。

(清洗完毕后,护士正给宝宝穿上衣服。)

于我自身,也曾躺在产房里,迎来成为母亲的时刻。

刚参加工作不久,我便怀孕了,胎儿三个月时,我已经能够感受到他(她)的存在。在帮一位妇科病人顺利做完子宫切除手术后,或许是太紧张,或许是太累,我流产了。难受是肯定的,但我没有哭,也没有闹,休息几天后,便照常上班。

幸运的是,一年后,我再次怀孕。躺在产房里时,看着身边熟悉的同事,心里暖暖地,并顺利生下了宝宝。

这些年,迎接着新生命的到来,在手术台上治病救人,我用尽了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基本上放弃了业余生活。每天下班回家后,我就躺在沙发上,把自己完全放空——我需要让自己短暂地放下负荷。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像个大功率的洗衣机,一直转啊转……毕竟,连续工作24个小时,对于手术台上的医生来说,是常有的事。

不久前,一位孕妇产后羊水栓塞,住进了ICU。白天,我巡查病房、做手术,晚上,我就守在ICU,我不放心,我想如果她出现意外状况,我可以第一时间抢救。

我守了两个夜晚,实在困了时,就在椅子上随便靠一下。第三天早晨,她顺利度过了危险期,睁开眼睛时,看着我疲惫地笑了笑,那一刻,我知道,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饶丽娟与星辰全媒体记者合影。)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八十八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李林 图/廖斌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妇产科 长沙市中心医院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