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6期|文志飞:长沙城最后的制秤人

新闻|2016-12-26 17:21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文志飞正在给秤杆打孔。)

星辰在线12月26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一秤一生,杆秤人生。

一门三代相传的手艺,66岁的文志飞坚持了53年,做了十几万把杆秤。每一把杆秤,都有100多道工序。他凭良心校码,做出的杆秤从来都是斤两不差,更是能称出0.01克的细微物体。

“心中有杆秤,就是做人。”他的一生,秉持做秤时的公平、正义与良心。

时代变化,制秤手艺走在消失的边缘,文志飞几乎成为长沙城最后的制秤人。他说,自己会继续坚持这门手艺,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一秤一生”

从五一大道拐进太平街,路过众多特色小吃店和各式商场,一间较为低矮的店铺出现在视野里,店铺上方的牌匾,黑底黄字写着:太平街老秤店。

在古朴文化与现代商业交相融合的太平街,若不仔细看,还真容易错过这家老秤店。

走进老秤店,陈旧的木门敞开着,不足5平米的临街小店铺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杆秤,长的足以够到两三米高的天花板,短的则比筷子还要细小。冬天的下午,时间不过4点,店子里已经比较昏暗,需要开着白炽灯。

66岁的文志飞低头坐在店铺门口,一身黑色的着装,老花镜滑落下来。就着尚明的天光,他正给一根细小的秤杆打孔,“呲呲”的声响,清脆细小。

这是一根20厘米左右的红檀,它的两端,已经被黄铜包裹。经过砝码的权衡,文志飞已经在红檀上刻画了斤两的尺度。根据这些尺度,他需要打上100多个细小的孔,然后再将银白色的铝丝对准小孔,钝刀割下去,铝星就填在了小孔里。

50多年坚持的手艺,对于文志飞来说,早已驾轻就熟。

“一秤一生,杆秤人生。”文志飞笑着说。

制秤这门手艺,对于文志飞来说,是三代人传承下来的。他的爷爷在民国二年就开始制秤,他的父亲也是一生制秤,可惜只活到64岁。到文志飞这里,杆秤的手艺仍然没丢。

      老秤店

文志飞出生于1952年,老家在益阳安化。家中五兄弟,他排行老大,小学毕业后,13岁的他就开始跟着父亲在人民公社学制秤。

“学做手艺,先要学做人。”文志飞说,父亲一开始教他的是做人的规矩。“口稳、手稳、身稳”是基本的规矩,即不乱说话,不乱拿别人的东西,不嫖娼。

学好规矩后,就学道德。“你得为别人考虑,不缺斤少两。”文志飞说,比如你去别人家吃饭,饭菜不能只顾自己饱,要留一些下来,别人还有老人小孩要吃。

最后才是学习手艺。“首先学选材质,材料要干,要硬,要好,无节无疤,做出来一杆秤,就很标准。”文志飞说,初学时,单是把一根细长铜丝“一插一砍一钉”,刻成秤杆上的铜星,他就练了两个月。用刨子刨削木材时,他常常刨得满手是水泡,但父亲教导他,只有不怕苦不怕累,才能学好一门手艺。

苦学一年多后,他终于熟悉了制秤的所有工序,也从人民公社的学徒变为正式劳工,工资从5块钱一个月涨到20块钱一个月。

文志飞向星辰全媒体记者回忆,学成后,他开始给各个生产大队、供销社等制秤。那时候制秤的手艺人还很多,大家常聚在一起。

改革开放后,人民公社逐渐被撤销。“‘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大家都各搞各的,日化店、肉店、水果店都出现了。”文志飞说,不想三代相传的手艺在自己这里停了,他便来到人流量大的长沙,开起来了杆秤店。

初来长沙时,文志飞的杆秤店开在长沙市第四医院附近,后又搬至沿江大道附近和西长街。上世纪80年代末,杆秤店搬至太平街,但因街道改造,或门面到期等各种原因,此后杆秤店曾搬过五六次地方,不过都在太平街一带。

      100多道工序

50多年的时间里,文志飞已经做了十几万把杆秤。

每一把杆秤,都有100多道工序。尽管现在由于材料大多已可机制,工序比以前大为简化,但一般仍要经过选料、制坯、刨圆、套铜套、配砣、装钩、分级、打眼、磨光、校码等工序,才能做成一杆完美的秤。

制秤的材料选用也很有讲究。秤杆的选材上,文志飞目前使用的大多是红檀,有时候也会用黑檀、紫檀,它们不仅质地坚硬,而且打磨后还会有明亮的光泽,赏心悦目。当然,若有人愿意定做奢侈点的秤,也可以用骆驼骨、鱼骨等材料做秤杆,这样的材料做出来的杆秤,无论是外观、精确度,还是可以收藏的年限,都更胜一筹。

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杆秤更注重实用价值,材料选用的是油柞木,这种材料很常见,但也粗糙,往往需要在秤杆上涂上一层黑漆。

(文志飞正在校码。)

一杆秤的好坏,材料是基础,但称量时是否准确,则是核心。校码,是做秤的重要环节,它决定着秤的准确性。秤杆有的地方密度大,有的地方密度小,校码时就得小心地去平衡这个密度差,如果马虎大意就很容易出错,从而影响整杆秤的准确率。

“关键是,你心里要有一杆秤,否则做出来的秤不行。”文志飞说。

这么多年,文志飞做过大大小小的秤。有的秤足以称量400斤物体,多用于粮店,也有的秤能够精确称量0.01克的细微物体,用于称量珍贵药材或金银珠宝。每一杆秤,都经过他仔细地校准。

“你看那个劳斯莱斯开十多年都没得问题,就是啊,纯手工的。我们这个手艺从民国二年开始,有一百多年啊,规规矩矩,很好的。”文志飞说,现在的机械加工,容易将木质损坏,而流水制作,每个人负责一道工序,效率是高了,但整体质量不行,要想做一杆优良的秤,还是得靠手工。

      “做秤先做人”

对于文志飞来说,做了一辈子的秤,秤的理念——公平正义良心,早已深入其心。

在太平街这间小小的老秤店,一幅毛笔大字悬挂于墙壁,上面写着:公平称天下。年轻时父亲教的“做秤先做人”,他用一生去践行。

文志飞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在古代,秤砣代表着正义,秤杆代表公平,而秤盘则代表着良心。十六进制的中国古秤,秤杆上的16颗星代表着南斗六星、北斗七星以及福禄寿三颗星,以告诫做生意的人不要动坏心眼儿,不要缺斤少两。

“缺一两就少福,缺二两就没禄,缺三两的话,福禄寿都没了,一时占了便宜却影响了一辈子的好命,有什么用呢?”文志飞说。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做生意的人普遍用到杆秤,不少人找到文志飞,希望能做杆假秤,均被他拒绝。他说,若自己当年去做假秤,早发家致富了,只是不想良心不安地过一辈子。

早些年,文志飞在老家还有8位徒弟,因做秤不赚钱,他们都去开饭店或者做其他生意去了。他经常告诫徒弟,“搞餐饮要自己能吃,才给别人吃,不要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搞些地沟油,害了子孙后代”。

“不管做哪行,都要把心摆平了,要先为别人想,再为自己想,单纯为自己想,随便搞哪一行都搞不好的。”文志飞说,自己的子孙虽然没有走上做秤的路,但他也常教导其做秤做人的道理,上高中的孙子,如今也“乖乖的,会为别人想”。

在每个包装杆秤的盒子上,文志飞都写着一句话:心中有杆秤,就是做人。

      最后的制秤人

(太平街老秤店。)

做秤的工序没变,做人的道理依然秉持,时代却变了。

文志飞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杆秤的生意很好,每天能卖出四五把杆秤,经常需要加班到凌晨,才能把别人定做的杆秤完成。

然而当电子秤开始流行起来后,杆秤的生意便江河日下。目前,文志飞的杆秤店一天也只能卖出去一把,有时候甚至无人问津。

杆秤的价格,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十几块钱一把,变成了现在一百多块钱一把。这不仅和工价的上涨有关,也由于现在制秤的材料更讲究了。

杆秤的实用价值越来越小,大多数时候,是药店需要秤杆,因为一些珍贵药材需要细微的称量,或者怕电子秤受外界干扰。如今,杆秤慢慢成了一种工艺品,有人买了收藏,有人效仿古时候结婚时,男方用秤杆揭开女方的红盖头,表达“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的寓意。

买秤的少了,制秤的节奏也慢了。现在,文志飞白天就坐在店铺里制作杆秤,有客人时就招呼客人,有时候,也会和一些路过的熟人聊上一会。平均下来,每天他能做出一杆秤,但即使大多数时候游客把杆秤当做工艺品购买,他也要把杆秤做得斤两不差。

文志飞告诉星辰全媒体记者,刚来太平街时,仅这条街就有四五家杆秤店,但由于生意越来越差,无人继承,店子都关门了,目前整个长沙城难找第二家制秤店。而他这家,目前也面临着无人继承的窘境。

他几乎成了长沙城最后的制秤人。

文志飞希望有人能继承制秤的手艺,但他也知道,现在制秤卖秤并不赚钱,没有人愿意去学,就像当年他有8个徒弟,现在也都去做其他生意了。

不赚钱的手艺,终究难免走在消失的边缘。

文志飞说,一辈子做一件事,才能把事情做好,他要一直做下去,除非眼睛看不见了,或者离开人世,才会停下来。

让他欣慰的是,他上高中的孙子,偶尔会来跟他学习制秤,即使以后孙子不会以此为生,至少这门手艺传下去了。

“这条街以前都是木头、石砖结构,很多老店铺,现在红啊、绿啊的各种颜色都出现了,慢慢变味了。”文志飞感叹道。但接着他又说,“社会发展起来是好事,只要大家都靠良心赚钱”。

冬天的长沙,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老秤店旁,左边是星巴克,右边是名创优品,对面是纽巴伦鞋店,店铺里都是灯光明亮。下午六点多,文志飞关上老秤店的大木门,朝家中走去。他的身后,不断有人涌入太平街,这一晚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十六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

记者:李林

图片:李林


标签:自在星辰 匠人 制秤 手艺 
版权声明
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未经权利人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星辰在线-长沙晚报”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敬请立即通知我们,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联系方式: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731-82205980 传真:0731-82205938
附: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长沙晚报》、《星辰在线》、《知识博览报》、《晚报文萃》、《学生·家长·社会》、《浏阳日报》、《掌上长沙》、《星沙时报》、《高新麓谷》、《湘江早报》。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