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星辰在线 > 长沙新闻网 > 新闻

18期 | 闹市中的“一往琴深”

新闻|2017-01-03 14:34
来源:星辰在线 | 作者:边润鹏 | 编辑:李林

  星辰在线1月3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边润鹏)古琴,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手中爱不释手的器物。到了近现代,却逐渐受排挤成为“边缘文化”,大部分人不知道古琴为何物,形状如何,何等声音,怎样弹奏,还有很多人将古琴与古筝混淆。余下知道古琴的人群,一部分人则认为古琴“难学、易忘、不中听”,“听不懂”。

  出身民乐制作世家的苏恭本,却选择在喧嚣的太平街造一所古琴雅居,用另一种方式,传达了对古琴的心意与爱意。

(苏恭本弹古琴  图片皆由受访者提供)

  一 琴之所起

  走在太平街上,穿过“太平里”几个大字下的古朴怀旧小门,左转,拾阶而上,走到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

  苏姑娘端坐案前,一张古琴,双手轻抚琴弦,那琴声悦耳之极,她的手指随琴而摆,时而缓慢,时而如流水般潺潺而下。那琴弦像是她的内心,通过琴弦,似乎可以感受到她的心情,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这是第一次与苏恭本相见,在她的亦本琴角。

  苏恭本出身民乐制作世家,在湘出生长大,父亲是民乐制作大师,她从小就耳濡目染诸多乐器,但对古琴情有独钟,这一吸引,便成了一生挚爱。

  古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亦称瑶琴、七弦琴、玉琴。自古属于高雅音乐,在古代是四艺之首,通常在宫廷、贵族和士大夫阶层广受欢迎。但因其音乐风格属于淡静、幽静、恬静等静态的美,其文化又与中国的哲学思想、审美思想进行了完美的结合,需要深刻感悟,学之不易,坚持更不易。

  古人亦说古琴“难学、易忘、不中听”,“无人听”。到近现代,古琴文化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遭受冷落,受西方文化的排挤逐渐成为“边缘文化”。而如今人们在这个现代化的社会中,接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十分少,对于古琴文化这样一个处于“边缘文化”的“旧文化”,更是不甚了解。

  苏恭本也向星辰全媒体记者隐含提到这样一个现象,“很多人将古筝与古琴混淆。”更不用说了解古琴蕴含的四千年中国历史和文化。

  她自幼随父学琴,后在“九嶷派”古琴家杨青先生门下学艺,由此开始专习古琴之路。古琴自南宋末年以来,逐渐形成了众多的琴派,一度繁盛,派系兴旺,名家云集。但时代变迁,朝代更迭,中国社会的变革与动荡,加之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打击,古琴文化发展徘徊在低谷,其传承也出现了断层现象。

  由于一些古琴传人和音乐人士的努力和拯救,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至今,古琴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开始有所转机。但不可否认的是,古琴文化成为“边缘文化”的现状,而古琴琴派众多,但各琴派的传人寥寥无几,并都年岁已高,且真正专职古琴的只有少数。相较其他乐器,在各大院校专业中,古琴专业也少之又少。

  2014年苏恭本从北京回到长沙,选择在喧嚣的太平街开了亦本琴角,除了技艺授课外,她更热衷传统文化,尤其是古琴文化的传承推广。“本身是古琴文化喜爱者,也想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最古老、最传统、神奇的一种乐器。”苏恭本缓缓说道。

  对古琴,她是钟情,一开始学琴也并非为某一目的去学。“像你说的什么高考加分,并没有,只是喜欢。”苏恭本道。

  若非机缘巧合,她更可能是,闲暇时光,煮酒清茶,落座抚琴,如白居易《夜琴》中“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她心中也从未有走艺术路线的想法。

  苏恭本大学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从毕业到回长沙,十多年在北京,当时也与几个朋友开了一家文化服务型公司,也有几家文化传媒公司。2014年,她回长沙谈项目,机缘巧合之下,她开始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当时她正好碰上太平里招企业入驻,本打算只是作为北京公司的一个接待点,按她的意思说,主要是与人喝喝茶,聊聊天。十几年的古琴学艺,她早已与古琴形影不离,“都抱着古琴睡觉,你说呢?”苏恭本笑了笑。她把古琴摆放在案前,畅快怡然之时便和琴弹乐,而有第一张琴后,慢慢的有了第二张琴,第三张琴……

  “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做这个呢?”她的朋友看出了她对古琴的喜爱与执着,纷纷劝她,她也有了这个打算。“无意之中做古琴,只是好玩。”苏恭本笑了笑。

  她所说的“好玩”,是喜爱,是传承。古琴,讲究传承,几千年来,“琴、棋、书、画”之所以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其原因在于后人不断继承前人的技法、思想和文化并再传承。中国传统中叩头敬茶、拜师学艺的背后更多的是薪火相传,与古琴家杨青学琴后,又拜古琴家乔珊门下学艺让她越发有这种想法。

  每年她都会举办十几场规模不等的公益活动,并不定时邀请一些优秀的老师来分享琴、禅、茶、画、花、香等各方面的知识。而古琴,是其中的常规。

  “我觉得她好,愿意教给人,让人来学,也愿意影响更多人。”这是她一开始的想法,现在也是。

(亦本琴角中的苏恭本)

  二 一往情深

  学古琴之难,在于初学古琴时,由于指法繁难,名师不易,常会觉得难以入门,弹得“不中听”,枯燥无味,往往会半途而废。

  苏恭本离不开琴,每出远门超过一周,她一定会背上她最钟爱的那把琴。“一天不练琴就手痒。”似乎就是这样一种不可分离的喜爱,她和琴融合在了一起。她从来不会觉得古琴枯燥,难以坚持,琴声一起,她就忘我陶醉在古琴的意境之中。

  相较于过去学古琴,购琴买谱,种种都成问题。现在自学古琴的条件已经大大改善,也有一些人逐渐开始接触古琴,但与这些因一时兴趣爱好而学古琴的人不同,“跟师傅学习,不存在玩一玩”,苏恭本学古琴技法、乐学、律学、传承方式、历史、哲学、思想,一学就是十几年,并也愿意一直学下去。

  从小潜移默化的学习,苏恭本对古琴文化和这种传统生活方式有着发乎内心的喜欢。她十岁开始学琴,十八岁开始喝茶,到现在,抚琴、弈棋、书法、绘画,插花、斟酒、泡茶、香道、篆刻等,苏恭本皆会,并都融入在她的琴角里,为之推广。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琴、棋、书、画、诗、酒、花、茶,被誉为人生八大雅事。所谓善琴者通达从容,书中也早有记载。唐朝薛易简《琴诀》也有说,“琴为之乐,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魂,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此琴之善者也。”

  这也是苏恭本所说的,“我觉得它好。”她也希望把这种“好”传给更多人。

  几年前,她曾与一些朋友在湖南做传统文化教育,但囿于当时环境的限制,且当时传统文化教育趋于理论性,她觉得有点形而上学,于是顺势而为退了出来。

  而今,她独辟蹊径,用自己的方式,于城市之中布置一处古琴雅居,并将日常物质生活与琴、茶、画、书等传统文化精髓融为一体,再传承推广。

  “只有用起来,(传统文化)它才是‘活’的。”苏恭本道。“而这种生活,可以让人找到自己。”

  苏恭本向星辰全媒体记者解释,“这个时代,很多人不知道他的生活本质是什么?可能学别人,学国外,但学来学去却忘了自己。当一个人连自己都不认识时,你觉得他们能做好什么?”

  “几千年来,老祖宗一直都在教我们怎么去生活。如抚琴、插花、挂画、焚香、点茶等古代文人生活雅事,很平常,但每一门背后都暗蕴中国哲学、生活美学。”

  苏恭本低眉顺目地一边沏茶一边说道,“当你有一门兴趣爱好,而它正好能让你在人生中不断成长,你的心会很安全,很有底。”

  “你说是不是?”苏恭本笑着反问了星辰全媒体记者一句,看到点头后,苏恭本不禁莞尔,这种生活方式早已成为她的日常。

  “就像这茶。”苏恭本端起一杯茶,微眯着眼在鼻端一嗅,嘴角露出微笑,转过杯口,小口吞咽品尝,接着不徐不疾地道:“虽然每个人喝都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无论哪一种,都会对你的心态产生好的影响。”

  这种生活,这种钟情,让人忍不住多看她几眼。尤其是听其抚琴,委婉连绵,似高山流水,汩汩韵味顷刻间就能被带入意境,陶醉其中。

(苏恭本弹古琴)

  三 真正的安静,来自于对古琴的忘我

  每年有几个月的时间,苏恭本会待在扬州的古琴厂,在那里见证一把琴的诞生,仿佛见证挚友。一把好的琴,从选材、做坯子、上漆、到上弦、试音、调整、出品,至少要大半年时间。每一把琴都有自己的颜色、形态,都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这在古琴文化中有记载,如今她将它们逐渐现于人世。

  抚琴、喝茶、插花、闻香,这是她的生活方式,自在悠然。苏恭本说她很喜欢玩,但她玩的花样与别人不同,她每年会策划一次“IN文化·同乐游”,邀请一些朋友,一些老师,一路上游山玩水的同时,给随行同伴教琴,教茶、花、香、禅,随喜自在。古琴,就是她教,她似乎在用另一种方式,经由内心的喜悦传达了对古琴的心意与爱意。“尽自己的所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这件事能更好地去影响更多人,能正能量的传播。”

  每每看她的朋友圈分享,都会被她淡然于心,优雅自在地生活所感染,也因为深爱,她愿意把自己感悟的所有美好,分享给大家,让更多人一起喜欢。

  “把美好的东西分享给大家不是坏事。你不一定要学,看看也是好的,也许到了某一阶段你就会想学。”苏恭本笑道。

  谈学古琴,一般来说,环境越安静越适合。太平街,应该是长沙古城保留原有街巷格局最完整的一条街,鱼骨状街区200年未变,全长375米,宽不过7米,遍地都是麻石路。但它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

  商业街,自然离不开喧嚣。选择在闹市之中造一所古琴雅居,难免会受影响。

  “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心是静的,你的注意力在琴上,完全会忽略周边的事情,除非你的心不静。”顿了顿,苏恭本又解释道:“确实,很多像你一样说这里不适合教古琴,可能我是按照我的喜好来,我觉得在哪都一样。”

(亦本琴角墙上的各种款式古琴)

  她敞开着琴角大门,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古琴。这全是苏恭本喜爱的琴款,有伏羲式、仲尼式、神农式。她不怕知音难遇,也不在意来的谁。客人来不来,她都会焚香、泡茶、斟酒,旋即低头闭目,手指随琴而摆。

  忽而,或悠然,或低沉,清如溅玉,颤若龙吟般的古琴声传来。这时,若有事,记得多呼唤几声。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十八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记者:边润鹏


标签:古琴;古琴文化;苏恭本 
版权声明
①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书面授权星辰在线,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所属系列媒体的新闻信息。未经权利人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长沙晚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来源:星辰在线-长沙晚报”。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来源:星辰在线”或“星辰在线-长沙晚报”的作品均为转载稿,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敬请立即通知我们,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处理。
联系方式:星辰在线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731-82205980 传真:0731-82205938
附:长沙晚报报业集团系列媒体:《长沙晚报》、《星辰在线》、《知识博览报》、《晚报文萃》、《学生·家长·社会》、《浏阳日报》、《掌上长沙》、《星沙时报》、《高新麓谷》、《湘江早报》。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
全国新闻记者证管理及核验网络系统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0731-82205980 广告热线:18907496588 本网举报电话:1890749611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湘 B2-2010006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湘网文[2014]0251-002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湘)字004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湘)字第00106号